辽史

辽史总目

第一百一十三卷  列传第四十三

逆臣中

萧翰耶律牒蜡耶律朗耶律刘哥盆都耶律海思耶律敌猎萧革

  萧翰,一名敌烈,字寒真,宰相敌鲁之子。

  天赞初,唐兵围镇州,节度使张文礼遣使告急。翰受诏与康末怛往救,克之,杀其将李嗣昭,拨石城。会同初,领汉军侍卫。八年,伐晋,败晋将杜重威,追至望都。翰奏曰:「可令军下马而射。」帝从其言,军士步进。敌人持短兵猝至,我军失利。帝悔之曰:「此吾用言之过至此!」及从驾入汴,为宣武军节度使。

  会帝崩栾城,世宗即位。翰闻之,委事於李从敏,径趋行在。是年秋,世宗与皇太后相拒於潢河横渡,和议未定。太后问翰曰:「汝何怨而叛?」对曰:「臣母无罪,太后杀之,以此不能无憾。」初耶律屋质以附太后被囚,翰闻而快之,即囚所谓曰:「汝尝言我辈不及,今在狴犴,何也?」对曰:「第愿公不至如此!」翰默然。

  天禄二年,尚帝妹阿不里。後与天德谋反,下狱。复结惕隐刘哥及其弟盆都乱,耶律石剌告屋质,屋质遽入奏之,翰等不伏。帝不欲发其事,屋质固诤以为不可,乃诏屋质鞫按。翰伏辜,帝竟释之。复与公主以书结明王安端反,屋质得其书以奏,翰伏诛。

  牒蜡,字述兰,六院夷离 蒲古只之後。

  天显中,为中台省右相。会同元年,与赵思温持节册晋帝。<一>及我师伐晋,至滹沱河,降晋将杜重威,牒蜡功居多。大同元年,平相州之叛,斩首数万级。

  世宗即位,遣使驰报,仍命牒蜡执偏将术者以来。其使误入术者营,术者得诏,反诱牒蜡,执送太后。牒蜡亡归世宗。和约既成,封燕王,为南京留守。

  天禄五年,察割弑逆,牒蜡方醉,其妻扶入察割之幕,因从之。明旦,寿安王讨乱,凡胁从者皆弃兵降;牒蜡不降,陵迟而死。妻子皆诛。

  朗,字欧新,季父房罨古只之孙。性轻佻,多力,人呼为「虎斯」。天显间以材勇进,每战辄克,由是得名。

  会同九年,太宗入汴,命知澶渊,控扼河渡。天禄元年,燕、赵已南皆应刘知远,朗与汴守萧翰弃城归阙。先是,朗祖罨古只为其弟辖底诈取夷离 ,自是族中无任六院职事者;世宗不悉其事,以朗为六院大王。

  及察割作乱,遣人报朗曰:「事成矣!」朗遣详稳萧胡里以所部军往,命曰:「当持两端,助其胜者。」穆宗即位,伏诛,籍其家属。

  刘哥,字明隐,太祖弟寅底石之子。<二>幼骄狠,好陵侮人,长益凶狡。太宗恶之,使守边徼,累迁西南边大详稳。

  会同十年,叔父安端从帝伐晋,<三>以病先归,与刘哥邻居。世宗立於军中,安端议所往,刘哥首建附世宗之策,以本部兵助之。时太后命皇太弟李胡率兵而南,刘哥、安端遇於泰德泉。既接战,安端坠马。王子天德驰至,欲以枪刺之。刘哥以身卫安端,射天德,贯甲不及肤。安端得马复战,太弟兵败。刘哥与安端朝于行在。及和议成,太后问刘哥曰:「汝何怨而叛?」对曰:「臣父无罪,太后杀之,以此怨耳。」事平,以功为惕隐。

  天禄中,与其弟盆都、王子天德、侍卫萧翰谋反,耶律石剌发其事,刘哥以饰辞免。後请帝博,欲因进酒弑逆,帝觉之,不果,被囚。一日,召刘哥,锁项以博。帝问:「汝实反耶?」刘哥誓曰:「臣若有反心,必生千顶疽死!」遂贳之。耶律屋质固诤,以为罪在不赦。上命屋质按之,具服。诏免死,流乌古部,果以千顶疽死。弟盆都。

  盆都,残忍多力,肤若蛇皮。天禄初,以族属为皮室详稳。二年,与兄刘哥谋反,免死,使於辖夓斯国。既还,复预察割之乱,陵迟而死。

  异母弟二人:化葛里、奚蹇。应历初,无职任,以族子,甚见优礼。三年,或告化葛里、奚蹇与卫王宛谋逆,下狱,饰辞获免。四年春,复谋反,伏诛。

  海思,字铎衮,隋国王释鲁之庶子。机警口辩。

  会同五年,诏求直言。时海思年十八,衣羊裘,乘牛诣阙。有司问曰:「汝何故来?」对曰:「应诏言事。苟不以贫稚见遗,亦可备直言之选。」有司以闻。会帝将出猎,使谓曰:「俟吾还则见之。」海思曰:「臣以陛下急於求贤,是以来耳;今反缓於猎,请从此归。」帝闻,即召见赐坐,问以治道。命明王安端与耶律颇德试之,数日,安端等奏曰:「海思之材,臣等所不及。」帝召海思问曰:「与汝言者何如人也?」对曰:「安端言无收检,若空车走峻坂;颇德如着靴行旷野射鸨。」帝大笑。擢宣徽使,屡任以事。帝知其贫,以金器赐之,海思即散于亲友。後从帝伐晋有功。

  世宗即位於军中,皇太后以兵逆於潢河横渡。太后遣耶律屋质责世宗自立。屋质至帝前,谕旨不屈;世宗遣海思对,亦不逊,且命之曰:「汝见屋质勿惧!」海思见太后还,不称旨。既和,领太后诸局事。

  穆宗即位,与冀王敌烈谋反,死狱中。

  敌猎,字乌辇,六院夷离 术不鲁之子。少多诈。

  世宗即位,为群牧都林牙。察割谋乱,官僚多被囚系。及寿安王与耶律屋质率兵来讨,诸党以次引去。察割度事不成,即诣囚所,持弓矢胁曰:「悉杀此曹!」敌猎进曰:「杀何益於事?窃料屋质将立寿安王,故为此举,且寿安未必知。若遣人藉此为辞,庶可免。」察割曰:「如公言。谁可使者?」敌猎曰:「大王若不疑,敌猎请与罨撒葛同往说之。」察割遣之。寿安王用敌猎计,诱杀察割,凡被胁之人无一被害者,皆敌猎之力。

  乱既平,帝嘉赏,然未显用。敌猎失望,居常怏怏,结群不逞,阴怀不轨。应历二年,与其党谋立娄国,事觉,陵迟死。

  萧革,小字滑哥,字胡突 ,国舅房林牙和尚之子。警悟多智数。太平初,累迁官职。游近习间,以谀悦相比昵,为流辈所称,由是名达於上。

  重熙初,拜北面林牙。十二年,为北院枢密副使。帝尝与近臣宴,谓革曰:「朕知卿才,故自拨擢,卿宜勉力!」革曰:「臣不才,误蒙圣知,无以报万一;惟竭愚忠,安敢怠?」明年,拜北府宰相。十五年,改同知北院枢密事。革怙宠专权,同僚具位而已。时夷离毕耶律义先知革奸佞,因侍燕,言革所短,用之将败事。帝不听。一日,上令义先对革巡掷,义先酒酣曰:「臣备位大臣,纵不能进忠去佞,安能与贼博乎!」革衔之,佯言曰:「公相谑,不既甚乎!」义先诟詈不已。帝怒,皇后解之曰:「义先酒狂,醒可治也。」翌日,上诏革谓曰:「义先无礼,可痛绳之。」革曰:「义先之才,岂逃圣鉴!然天下皆知忠直。今以酒过为罪,恐人望。」帝以革犯而不校,眷遇益厚。其矫情媚上多此类。拜南院枢密使,诏班诸王上,封吴王。改知北院,进王郑,兼中书令。帝大渐,诏革曰:「大位不可一日旷,朕若弗寤,宜即令燕赵国王嗣位。」

  清宁元年,复为南院枢密使,更王楚。复徙北院,与国舅萧阿剌同掌朝政。革多私挠,阿剌每裁正之,由是有隙,出阿剌为东京留守。会南郊,阿剌以例赴阙,帝访群臣以时务,阿剌陈利病,言甚激切。革伺帝意不悦,因谮曰:「阿剌恃宠,有慢上心,非臣子礼。」帝大怒,缢阿剌于殿下。

  後上知革奸计,宠遇渐衰。八年,致仕,封郑国王。九年秋,革以其子为重元婿,<四>革预其谋,陵迟杀之。

※校勘记

  一∶ 会同元年与赵思温持节册晋帝元,原误「二」。按纪此事在会同元年七月,新、旧五代史、通鉴并同,据改。

  二∶ 刘哥太祖弟寅底石之子 刘哥,皇子表、卷七二李胡传作留哥。弟,原误「兄」。据皇子表改。

  三∶ 会同十年叔父安端从帝伐晋按纪,太宗侵晋始于会同六年十二月,至九年十二月晋帝出降,十年二月已改元大同。

  四∶ 革以其子为重元婿 冯校,「革」当作帝。

 

辽史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