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史

辽史总目

第一百一十卷  列传第四十

奸臣上

耶律乙辛张孝杰耶律燕哥萧十三

  春秋褒贬,善恶并书,示劝惩也。故迁、固传佞幸、酷吏,欧阳修则并奸臣录之,将俾为君者知所鉴,为臣者知所戒。此天地圣贤之心,国家安危之机,治乱之原也。辽自耶律乙辛而下,奸臣十人,其败国皆足以为戒,故列于传。

  耶律乙辛,字胡睹衮,五院部人。父迭剌,家贫,服用不给,部人号「穷迭剌」。

  初,乙辛母方娠,夜梦手搏 羊,拨其角尾。既寤占之,术者曰:「此吉兆也。羊去角尾为王字,汝後有子当王。」及乙辛生,适在路,无水以浴,回车破辙,忽见涌泉。迭剌自以得子,欲酒以庆,闻酒香,于草棘间得二 ,因祭东焉。

  乙辛幼慧黠。尝牧羊至日昃,迭剌视之,乙辛熟寝。迭剌触之觉,乙辛怒曰:「何遽惊我!适梦人手执日月以食我,我已食月, 日方半而觉,惜不尽食之。」迭剌自是不令牧羊。

  及长,美风仪,外和内狡。重熙中,为文班吏,掌太保印,陪从入宫。皇后见乙辛详雅如素宦,令补笔砚吏;帝亦爱之,累迁护卫太保。道宗即位,以乙辛先朝任使,赐汉人户四十,同知点检司事,常召决疑议,升北院同知,历枢密副使。清宁五年,为南院枢密使,改知北院,封赵王。

  九年,耶律仁先为南院枢密使,时驸马都尉萧胡睹与重元党,恶仁先在朝,奏曰:「仁先可任西北路招讨使。」帝将从之。乙辛奏曰:「臣新叁国政,未知治体。仁先乃先帝旧臣,不可遽离朝廷。」帝然之。重元乱平,拜北院枢密使,<一>进王魏,赐匡时翊圣竭忠平乱功臣。咸雍五年,加守太师。诏四方有军旅,许以便宜从事,势震中外,门下馈赂不绝。凡阿顺者蒙荐擢,忠直者被斥窜。

  大康元年,皇太子始预朝政,法度修明。乙辛不得逞,谋以事诬皇后。后既死,乙辛不自安,又欲害太子。乘间入奏曰:「帝与后如天地并位,中宫岂可旷?」盛称其党驸马都尉萧霞抹之妹美而贤。上信之,纳于宫,寻册为皇后。时护卫萧忽古知乙辛奸状,伏挢下,欲杀之。俄暴雨坏挢,谋不遂。林牙萧岩寿密奏曰:「乙辛自皇太子预政,内怀疑惧,又与宰相张孝杰相附会。恐有异图,不可使居要地。」出为中京留守。乙辛泣谓人曰:「乙辛无过,因谗见出。」其党萧霞抹辈以其言闻於上。上悔之。无何,出萧岩寿为顺义军节度使,诏近臣议召乙辛事。北面官属无敢言者,耶律撒剌曰:「初以萧岩寿奏,出乙辛。若所言不当,宜坐以罪;若当,则不可复召。」累谏不从。乃复召为北院枢密使。

  时皇太子以母后之故,忧见颜色。乙辛党欣跃相庆,谗谤沸腾,忠良之士斥逐殆尽。乙辛因萧十三之言,夜召萧得 特谋构太子,令护卫太保耶律查剌诬告耶律撒剌等同谋立皇太子。诏按无迹而罢。又令牌印郎君萧讹都斡诣上诬首:「耶律查剌前告耶律撒剌等事皆实,臣亦与其谋。本欲杀乙辛等而立太子。臣等若不言,恐事白连坐。」诏使鞫劾,乙辛迫令具伏。上怒,命诛撒剌及速撒等。乙辛恐帝疑,引数人庭诘,各令荷重校,绳系其颈,不能出气,人人不堪其酷,惟求速死。反奏曰:「别无异辞。」时方暑,尸不得瘗,以至地臭。乃囚皇太子於上京,监卫者皆其党。寻遣萧达鲁古、撒把害太子。乙辛党大喜,聚饮数日。上京留守萧挞得以卒闻。上哀悼,欲召其妻,乙辛阴遣人杀之,以灭其口。

  五年正月,上将出猎,乙辛奏留皇孙,上欲从之。同知点检萧兀纳谏曰:「陛下若从乙辛留皇孙,皇孙尚幼,左右无人,愿留臣保护,以防不测。」遂与皇孙俱行。由是上始疑乙辛,颇知其奸。会北幸,将次黑山之平淀,上适见扈从官属多随乙辛後,恶之,出乙辛知南院大王事。及例削一字王爵,改王混同,意稍自安。及赴阙入谢,帝即日遣还,改知兴中府事。

  七年冬,坐以禁物鬻入外国,下有司议,法当死。乙辛党耶律燕哥独奏当入八议,得减死论,击以铁骨朵,幽於来州。後谋奔宋及私藏兵甲事觉,缢杀之。乾统二年,发冢,戮其尸。

  张孝杰,建州永霸县人。家贫,好学。重熙二十四年,擢进士第一。

  清宁间,累迁枢密直学士。咸雍初,坐误奏事,出为惠州刺史。俄召复旧职,兼知户部司事。三年,叁知政事,同知枢密院事,加工部侍郎。八年,封陈国公。上以孝杰勤干,数问以事,为北府宰相。汉人贵幸无比。

  大康元年,赐国姓。明年秋猎,帝一日射鹿三十,燕从官。酒酣,命赋云上于天诗,诏孝杰坐御榻旁。上诵黍离诗:「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孝杰奏曰:「今天下太平,陛下何忧?富有四海,陛下何求?」帝大悦。三年,群臣侍燕,上曰:「先帝用仁先、化葛,以贤智也。朕有孝杰、乙辛,不在仁先、化葛下,诚为得人。」欢饮至夜,乃罢。

  是年夏,乙辛谮皇太子,孝杰同力相济。及乙辛受诏按皇太子党人,诬害忠良,孝杰之谋居多。乙辛荐孝杰忠於社稷,帝谓孝杰可比狄仁杰,赐名仁杰,乃许放海东青鹘。六年,既出乙辛,上亦悟孝杰奸佞,寻出为武定军节度使。坐私贩广济湖盐及擅改诏旨,削爵,贬安肃州,数年乃归。大安中,死於乡。乾统初,剖棺戮尸,以族产分赐臣下。

  孝杰久在相位,贪货无厌,时与亲戚会饮,尝曰:「无百万两黄金,不足为宰相家。」初,孝杰及第,诣佛寺,忽迅风吹孝杰幞头,与浮图齐,坠地而碎。有老僧曰:「此人必骤贵,然亦不得其死。」竟如其言。

  耶律燕哥,字善宁,季父房之後。四世祖铎稳,<二>太祖异母弟。父曰豁里斯,官至太师。

  燕哥狡佞而敏。清宁间,为左护卫太保。大康初,转北面林牙。初耶律乙辛自中京留守复为枢密使,以燕哥为耳目,凡闻见必以告。乙辛爱而荐之,帝亦以为贤,拜左夷离毕。及皇太子被诬,帝遣燕哥往讯之,太子谓燕哥曰:「帝惟我一子,今为储嗣,复何求,敢为此事!公与我为昆弟行,当念无辜,达意於帝。」祷之甚恳。萧十三闻之,谓燕哥曰:「宜以太子言,易为伏状。」燕哥颔之,尽如所教以奏。及太子被逐,乙辛杀害忠良,多燕哥之谋,为契丹行宫都部署。五年夏,拜南府宰相,迁惕隐。

  大安三年,为西京留守,致仕。寿隆初,以疾卒。

  萧十三,蔑古乃部人。父铎鲁斡,历官节度使。

  十三辨黠,善揣摩人意。清宁间,以年劳迁护卫太保。大康初,耶律乙辛复入枢府,益横恣。时十三出入乙辛家,以朝臣不附者辄使出之,十三由宿卫迁殿前副点检。

  三年夏,护卫萧忽古等谋杀乙辛,事觉下狱。十三谓乙辛曰「今太子犹在,臣民属心。大王素无根柢之助,复有诬皇后之怨。若太子立,王置身何地?宜熟计之。」乙辛曰:「吾忧此久矣!」是夜,召萧得 特谋所以构太子事。十三计既行,寻迁殿前都点检,兼同知枢密院事。复令萧讹都斡等诬首耶律查剌前告耶律撒剌等事皆实,诏究其事,太子不服。别遣夷离毕耶律燕哥问太子,太子具陈所以见诬之状。十三闻之,谓燕哥曰:「如此奏,则大事去矣!当易其辞为伏款。」燕哥入,如十三言奏之。上大怒,废太子。太子将出,曰:「我何罪至是!」十三叱令登车,遣卫卒阖车门。是年,迁北院枢密副使,复陈阴害太子计,乙辛从之。

  及乙辛出知南院大王事,亦出十三为保州统军使,卒。乾统间,剖棺戮尸。二子:的里得、念经,皆伏诛。

※校勘记

  一∶ 重元乱平拜北院枢密使 按纪清宁九年七月,重元平後,以耶律仁先为北院枢密使,乙辛为南院枢密使。

  二∶ 四世祖铎稳 按下文,如燕哥与太子浚为兄弟行,则铎稳应是七世祖。

 

辽史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