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史

辽史总目

第八十九卷  列传第十九

耶律庶成庶箴蒲鲁杨皙耶律韩留杨佶耶律和尚

  耶律庶成,字喜隐,小字陈六,季父房之後。父吴九,检校太师。

  庶成幼好学,书过目不忘。善辽、汉文字,於诗尤工。重熙初,补牌印郎君,累迁枢密直学士。与萧韩家奴各进四时逸乐赋,帝嗟赏。初,契丹医人鲜知切脉审药,上命庶成译方脉书行之,自是人皆通习,虽诸部族亦知医事。时入禁中,叁决疑议。偕林牙萧韩家奴等撰实录及礼书。与枢密副使萧德修定法令,<一>上诏庶成曰:「方今法令轻重不伦。法令者,为政所先,人命所系,不可不慎。卿其审度轻重,从宜修定。」庶成叁酌古今,刊正讹谬,成书以进。帝览而善之。

  庶成方进用,为妻胡笃所诬,以罪夺官,绌为「庶耶律」。使吐蕃凡十二年,清宁间始归。帝知其诬,诏复本族,仍迁所夺官,卒。

  庶成尝为林牙,梦善卜者胡吕古卜曰:「官止林牙,因妻得罪。」及置於理,法当离婚。胡笃适有娠,至期不产而死。剖视之,其子以手抱心,识者谓诬夫之报。有诗文行于世。弟庶箴。

  庶箴,字陈甫,善属文。重熙中,为本族将军。咸雍元年,同知东京留守事,俄徙乌衍突厥部节度使。九年,知蓟州事。

  明年,迁都林牙。上表乞广本国姓氏曰:「我朝创业以来,法制修明;惟姓氏止分为二,耶律与萧而已。始太祖制契丹大字,取诸部乡里之名,续作一篇,着于卷末。臣请推广之,使诸部各立姓氏,庶男女婚媾有合典礼。」帝以旧制不可遽厘,不听。

  大康二年,出耶律乙辛为中京留守,庶箴与耶律孟简表贺。顷之,乙辛复为枢密使,专权恣虐。庶箴私见乙辛泣曰:「前抗表,非庶箴之愿也。」乙辛信其言,乃得自安。闻者鄙之。八年,致仕,卒。子蒲鲁。

  蒲鲁,字乃展。幼聪悟好学,甫七岁,能诵契丹大字。习汉文,未十年,博通经籍。

  重熙中,举进士第。主文以国制无契丹试进士之条,闻于上,以庶箴擅令子就科目,鞭之二百。寻命蒲鲁为牌印郎君。应诏赋诗,立成以进。帝嘉赏,顾左右曰:「文才如此,必不能武事。」蒲鲁奏曰:「臣自蒙义方,兼习骑射,在流辈中亦可周旋。」帝未之信。会从猎,三矢中三兔,帝奇之,转通进。

  是时,父庶箴尝寄戒谕诗,蒲鲁答以赋,众称其典雅。宠遇渐隆。清宁初卒。

  杨皙,<二>字昌时,安次人。幼通五经大义。圣宗闻其颖悟,诏试诗,授秘书省校书郎。太平十一年,擢进士乙科,为着作佐郎。

  重熙十二年,累迁枢密都承旨,权度支使。登对称旨,进枢密副使。历长宁军节度使,山西路转运使,知兴中府。清宁初,入知南院枢密使,与姚景行同总朝政。请行柴册礼。封赵国公。以足疾,复知兴中府。咸雍初,徙封齐,召赐同德功臣、尚书左仆射,兼中书令,拜枢密使,改封晋,给宰相、枢密使两厅 从,封赵王。

  屡请归政,益赐保节功臣,致仕。大康五年,例改辽西郡王,薨。

  耶律韩留,字速宁,仲父隋国王之後。有明识,笃行义,举止严重,工为诗。

  统和间,召摄御院通进。开泰三年,稍迁乌古敌烈部都监,俄知详稳事。敌烈部叛,将宫分军,从枢密使耶律世良讨平之,加千牛卫大将军。

  重熙元年,累迁至同知上京留守,改奚六部秃里太尉。性不苟合,为枢密使萧解里所忌。上欲召用韩留,解里言目病没能视,议遂寝。四年,召为北面林牙。帝曰:「朕早欲用卿,闻有疾,故待之至今。」韩留对曰:「臣昔有目疾,才数月耳;然亦不至于昏。第臣驽拙,不能事权贵,是以不获早睹天颜。非陛下圣察,则愚臣岂有今日耶!」诏进述怀诗,上嘉叹。方将大用,卒。

  杨佶,字正叔,南京人。幼颖悟异常,读书自能成句,识者奇之。弱冠,声名籍甚。

  统和二十四年,举进士第一,历校书郎、大理正。开泰六年,转仪曹郎,典掌书命,加谏议大夫。出知易州,治尚清简,徵发期会必信。入为大理少卿。累迁翰林学士,文章号得体。八年,燕地饥疫,民多流殍,以佶同知南京留守事,发仓廪,振乏绝,贫民鬻子者计佣而出之。宋遣梅询贺千龄节,诏佶迎送,多唱酬,询每见称赏。复为翰林学士。

  重熙元年,升翰林学士承旨。丁母忧,起复工部尚书。历忠顺军节度使,朔、武等州观察、处置使,天德军节度使,加特进检校太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复拜叁知政事,兼知南院枢密使。

  十五年,出为武定军节度使。境内亢旱,苗稼将槁。视事之夕,雨泽沾足。百姓歌曰:「何以苏我?上天降雨。谁其抚我?杨公为主。」漯阳水失故道,岁为民害,乃以己俸创长挢,人不病涉。及被召,郡民攀辕泣送。上御清凉殿宴劳之,即日除吏部尚书,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上曰:「卿今日何减吕望之遇文王!」佶对曰:「吕望比臣遭际有十年之晚。」上悦。其居相位,以进贤为己任,事总大纲,责成百司,人人乐为之用。

  三请致政,许之,月给钱粟 隶,四时遣使存问。卒。有登瀛集行于世。

  耶律和尚,字特抹,系出季父房。善滑稽。

  重熙初,补祗候郎君。时帝笃于亲亲,凡三父之後,皆序父兄行第,於和尚尤狎爱。然每侍宴饮,虽诙谐,未尝有一言之过,由是上益重之。历积庆、永兴宫使,累迁至同知南院宣徽使事、南面林牙。十六年,出为怀化军节度使,俄召为御史大夫。二十三年,因大册,加天平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徙中京路按问使,卒。

  和尚雅有美行,数以财恤亲友,人皆爱重。然嗜酒不事事,以故不获柄用。或以为言,答曰:「吾非不知,顾人生如风灯石火,不饮将何为?」晚年沈湎尤甚,人称为「酒仙」云。

  论曰:庶成定法令,治民者不容高下其手。庶箴虽尝表请广姓氏,以秩典礼;其随势俯仰,则有愧於其子蒲鲁矣。杨皙为上宠遇,迭封王爵,而功业不少概见。然得爱民治国之要,其杨佶哉。

※校勘记

  一∶ 与枢密副使萧德修定法令 萧德,原误「耶律德」。按纪耶律德曾于重熙六年十二月使宋,无修定法令事。卷九六萧德传:「累迁北院枢密副使,诏与林牙耶律庶成修律令。」据改。

  二∶ 杨皙 按杨皙即卷九七之杨绩,一人两传。陈襄使辽语录作杨哲。

 

辽史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