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史

辽史总目

第八十二卷  列传第十二

耶律隆运德威涤鲁制心耶律勃古哲萧阳阿武白萧常哥耶律虎古磨鲁古

  耶律隆运,本姓韩,名德让,西南面招讨使匡嗣之子也。统和十九年,赐名德昌;二十二年,赐姓耶律;二十八年,复赐名隆运。重厚有智略,明治体,喜建功立事。

  侍景宗,以谨饬闻,加东头承奉官,补枢密院通事,转上京皇城使,遥授彰德军节度使,代其父匡嗣为上京留守,权知京事,甚有声。寻复代父守南京,时人荣之。宋兵取河东,侵燕,五院纠详稳奚底、统军萧讨古等败归,宋兵围城,招胁甚急,人怀二心。隆运登城,日夜守御。援军至,围解。及战高梁河,宋兵败走,隆运邀击,又破之。以功拜辽兴军节度使,徵为南院枢密使。

  景宗疾大渐,与耶律斜轸俱受顾命,立梁王为帝,皇后为皇太后,称制,隆运总宿卫事,太后益宠任之。统和元年,加开府仪同三司,兼政事令。四年,宋遣曹彬、米信将十万众来侵,隆运从太后出师败之,加守司空,<一>封楚国公。师还,与北府宰相室昉共执国政。上言山西四州数被兵,<二>加以岁饥,宜轻税赋以来流民,从之。六年,太后观击鞠,胡里室突隆运坠马,命立斩之。诏率师伐宋、围沙堆,敌乘夜来袭,隆运严军以待,败走之,封楚王。九年,复言燕人挟奸,苟免赋役,贵族因为囊橐,可遣北院宣徽使赵智戒谕,从之。

  十一年,丁母忧,诏强起之。明年,室昉致政,以隆运代为北府宰相,仍领枢密使,监修国史,赐兴化功臣。十二年六月,<三>奏三京诸鞫狱官吏,多因请托,曲加宽贷,或妄行 掠,乞行禁止。上可其奏。又表请任贤去邪,太后喜曰:「进贤辅政,真大臣之职。」优加赐赉,服阕,加守太保、兼政事令。会北院枢密使耶律斜轸薨,诏隆运兼之。久之,拜大丞相,进王齐,总二枢府事。以南京、平州岁不登,奏免百姓农器钱,及请平诸郡商贾价,并从之。

  二十二年,从太后南征,及河,许宋成而还。徙王晋,赐姓,出宫籍,隶横帐季父房後,乃改赐今名,位亲王上,赐田宅及陪葬地。

  从伐高丽还,得末疾,帝与后临视医药。薨,年七十一。赠尚书令, 文忠,官给葬具,建庙乾陵侧。无子。清宁三年,以魏王贴不子耶鲁为嗣。天祚立,以皇子敖卢斡继之。弟德威, 制心。

  德威,性刚介,善驰射。保宁初,历上京皇城使,儒州防御使,改北院宣徽使。乾亨末,丁父丧,<四>强起复职,权西南招讨使。统和初, 项寇边,一战却之。赐剑许便宜行事,领突吕不、迭剌二纠军。以讨平稍古葛功,真授招讨使。

  夏州李继迁叛宋内附,德威请纳之。既得继迁。诸夷皆从。玺书褒奖。与惕隐耶律善补败宋将杨继业,加开府仪同三司、政事门下平章事。未几,以山西城邑多陷,夺兵柄。李继迁受赂,潜怀二心,奉诏率兵往谕,继迁托以西征不出,德威至灵州俘掠而还。

  年五十五卒,赠兼侍中。子 金,终彰国军节度使。二孙:谢十、涤鲁。谢十终惕隐。

  涤鲁,字遵宁。幼养宫中,授小将军。

  重熙初,历北院宣徽使、右林牙、副点检,拜惕隐,改西北路招讨使,封漆水郡王,请减军籍三千二百八十人。後以私取回鹘使者獭毛裘,及私取阻卜贡物,事觉,决大杖,削爵免官。俄起为北院宣徽使。十九年,改乌古敌烈部都详稳,寻为东北路详稳,封混同郡王。

  清宁初,徙王邓,擢拜南府宰相。以年老乞骸骨,更王汉。大康中薨,年八十。

  涤鲁神情秀彻,圣宗子视之,兴宗待以兄礼,虽贵愈谦。初为都点检,扈从猎黑岭,获熊。上因乐饮,谓涤鲁曰:「汝有求乎?」对曰:「臣富贵 分,不敢他望。惟臣叔先朝优遇,身殁之後,不肖子坐罪籍没,四时之荐享,诸孙中得赦一人以主祭,臣愿毕矣。」诏免籍,复其产。子燕五,官至南京步军都指挥使。

  制心,小字可汗奴。父德崇,善医,视人形色,辄决其病,累官至武定军节度使。

  制心善调鹰隼。统和中,为归化州刺史。开泰中,拜上京留守,进汉人行宫都部署,封漆水郡王。以皇后外弟,恩遇日隆。枢密副使萧合卓用事,制心奏合卓寡识度,无行检,上默然。每内宴欢洽,辄避之。皇后不悦曰:「汝不乐耶?」制心对曰:「宠贵鲜能长保,以是为忧耳!」

  太平中,历中京留守、<五>惕隐、南京留守,徙王燕,迁南院大王。或劝制心奉佛,对曰:「吾不知佛法,惟心无私,则近之矣。」一日,沐浴更衣而卧,家人闻丝竹之声,怪而入视,则已逝矣。年五十三。赠政事令,<六>追封陈王。

  守上京时,酒禁方严,有捕获私酝者,一饮而尽,笑而不诘。卒之日,部民若哀父母。

  耶律勃古哲,字蒲奴隐,六院夷离 蒲古只之後。勇悍,善治生。保宁中,为天德军节度使,历南京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以讨平 项羌阿理撒米、仆里鳖米,迁南院大王。

  圣宗即位,太后称制,会群臣议军国事,勃古哲上疏陈便宜数事,称旨,即日兼领山西路诸州事。统和四年,宋将曹彬等侵燕,勃古哲击之甚力,赐输忠保节致主功臣,总知山西五州。

  会有告勃古哲曲法虐民者,按之有状,以大杖决之。八年,为南京统军使,卒。子爻里,官至详稳。

  萧阳阿,字稍隐。端毅简严,识辽、汉字,通天文、相法。父卒,自五蕃部亲挽丧车至奚王岭,人称其孝。

  年十九,为本班郎君。历铁林、铁鹞、大鹰三军详稳。乾统元年,由乌古敌烈部屯田太保为易州刺史。幸臣刘彦良尝以事至州,怙宠恣横,为阳阿所沮。彦良归,妄加毁訾,寻遣人代阳阿。州民千馀诣阙请留,即日授武安州观察使。历乌古涅里、顺义、彰信等军节度使,权知东北路统军使事。

  闻耶律狼不、铎鲁斡等叛,独引麾下三十馀人追捕之,身被二创,生擒十馀人,送之行在。坐不获首恶,免官。未几,权南京留守,卒。

  武白,不知何郡人。为宋国子博士,差知相州,至通利军,为我军所俘。诏授上京国子博士。改临潢县令,迁广德军节度副使。

  先是,有讼宰相刘慎行与子妇姚氏私者,有司出其罪。圣宗诏白鞫之,白正其事。使高丽还,<七>权中京留守。时慎行诸子皆处权要,以白断百姓分籍事不直,坐左迁。

  未几,迁尚书左丞,知枢密事,拜辽兴军节度使。致仕,卒。

  萧常哥,字胡独 ,国舅之族。祖约直,同政事门下平章事;父实老,累官节度使。

  常哥魁伟寡言。年三十馀,始为祗候郎君。历本族将军、松山州刺史。寿隆二年,以女为燕王妃,拜永兴宫使。及妃生子,为南院宣徽使,寻改汉人行宫都部署。乾统初,<八>加太子太师,为国舅详稳。二年,改辽兴军节度使,召为北府宰相,以柴册礼,加兼侍中。

  天庆元年,致仕,卒, 曰钦肃。

  耶律虎古,字海邻。六院夷离 觌烈之孙。少颖悟,重然诺。

  保宁初,补御盏郎君。十年,使宋还,以宋取河东之意闻于上。燕王韩匡嗣曰:「何以知之?」虎古曰:「诸僭号之国,宋皆并收,惟河东未下。今宋讲武习战,意必在汉。」匡嗣力沮,乃止。明年,宋果伐汉。帝以虎古能料事,器之,乃曰:「吾与匡嗣虑不及此。」授涿州刺史。

  统和初,皇太后称制,召赴京师。与韩德让以事相忤,德让怒,取护卫所执戎仗击其脑,卒。子磨鲁古。

  磨鲁古,字遥隐,有智识,善射。

  统和初,拜南面林牙。四年,宋侵燕,太后亲征。磨鲁古为前锋,手中流矢,拨而复进。太后既至,磨鲁古以创不能战,与北府宰相萧继先巡逻境上。累迁北院大王。

  六年,伐宋为先锋,<九>与耶律奴瓜破其将李忠吉于定州。以疾卒于军。

  论曰:德让在统和间,位兼将相,其克敌制胜,进贤辅国,功业茂矣。至赐姓名,王齐、晋,抑有宠於太后而致然欤?宗族如德威平 项,涤鲁完宗祀,制心不苟合,家声益振,岂无所自哉!若勃古之忠,阳阿之孝,武白之直,亦彬彬乎一代之良臣矣。

※校勘记

  一∶ 加守司空 守司空,按纪统和四年十一月作「守司徒」。

  二∶ 山西四州数被兵 「山」、「四」二字原脱,据纪统和四年八月及食货志上补。

  三∶ 十二年六月 按上文已有「十一年」之「明年」,即十二年。此「十二年」三字当有衍误。

  四∶ 乾亨末丁父丧 末,原误「初」。按乾亨止五年,检纪德威父匡嗣卒於乾亨四年十二月。统和元年正月,德威以西南面招讨使奏破 项十五部捷。据改。

  五∶ 太平中历中京留守 按纪开泰八年二月,以前南院枢密使韩制心为中京留守。非太平中。

  六∶ 赠政事令 辽文汇六韩 墓志:「南大王赠政事令讳遂贞,赐名直心,谱系於国姓,再从兄也。」纪开泰元年七月,以耶律遂贞为辽兴军节度使。遂贞即直心,亦即制心。纪开泰六年四月作耶律制心。

  七∶ 使高丽还 高丽,原作「新罗」。按高丽史,白奉使在显宗十四年,即辽太平三年。

  八∶ 乾统初 乾统,原误「统和」。按前有寿隆後有天庆,据改。

  九∶ 六年伐宋为先锋 六,原误「七」。据纪统和六年九月及卷八五耶律奴瓜传改。

 

辽史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