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史

辽史总目

第二十九卷  本纪第二十九

天祚皇帝三

  保大元年春正月丁酉朔,改元,肆赦。初,金人兴兵,郡县所失几半。上有四子:长赵王,母赵昭容;<一>次晋王,母文妃;次秦王、许王,皆元妃生。国人知晋王之贤,深所属望。元妃之兄枢密使萧奉先恐秦王不得立,潜图之。文妃姊妹三人:长适耶律挞曷里,次文妃,次适余睹。一日,其姊若妹俱会军前,奉先讽人诬驸马萧昱及余睹等谋立晋王,事觉,昱、挞曷里等伏诛,文妃亦赐死;独晋王未忍加罪。余睹在军中,闻之大惧,即率千馀骑叛入金。<二>上遣知奚王府事萧遐买、北府宰相萧德恭、太常衮耶律谛里姑、归州观察使萧和尚奴、四军太师萧干将所部兵追之,及诸闾山县。诸将议曰「主上信萧奉先言,奉先视吾辈蔑如也。余睹乃宗室豪俊,常不肯为奉先下。若擒余睹,他日吾党皆余睹也!不若纵之。」还,即绐曰:「追袭不及。」奉先既见余睹之亡,恐後日诸校亦叛,遂劝骤加爵赏,以结众心。以萧遐买为奚王,萧德恭试中书门下平章事兼判上京留守事,耶律谛里姑为龙虎卫上将军,萧和尚奴金吾卫上将军,萧干镇国大将军。

  二月,幸鸳鸯泺。

  夏五月,至曷里。

  秋七月,猎炭山。

  九月,至南京。

  冬十一月癸亥,以西京留守赵王习泥烈为惕隐。

  二年春正月乙亥,金克中京,进下泽州。上出居庸关,至鸳鸯泺。闻余睹引金人娄室孛堇奄至,萧奉先曰:「余睹乃王子班之苗裔,此来欲立甥晋王耳。若为社稷计,不惜一子,明其罪诛之,可不战而余睹自回矣。」上遂赐晋王死,素服三日,耶律撒八等皆伏诛。王素有人望,诸军闻其死,无不流涕,由是人心解体。余睹引金人逼行宫,上率卫兵五千馀骑幸云中,遗传国玺于桑乾河。

  二月庚寅朔,日有食之,既。甲午,知北院大王事耶律马哥、汉人行宫都部署萧特末并为都统,太和宫使耶律补得副之,将兵屯鸳鸯泺。己亥,金师败奚王霞末于北安州,遂降其城。

  三月辛酉,上闻金师将出岭西,遂趋白水泺。乙丑,群牧使谟鲁斡降金。丙寅,上至女古底仓。闻金兵将近,计不知所出,乘轻骑入夹山,方悟奉先之不忠。怒曰:「汝父子误我至此,今欲诛汝,何益于事!恐军心忿怨,尔曹避敌苟安,祸必及我,其勿从行。」奉先下马,哭拜而去。行未数里,左右执其父子,缚送金兵。金人斩其长子昂,以奉先及其次子昱械送金主。道遇辽军,夺以归国,遂并赐死。逐枢密使萧得里底。召挞不也典禁卫。丁卯,以北院枢密副使萧僧孝奴知北院枢密使事,同知北院枢密使事萧查剌为左夷离毕。戊辰,同知殿前点检事耶律高八率卫士降金。己巳,侦人萧和尚、牌印郎君耶律哂斯为金师所获。癸酉,以诸局百工多亡,凡扈从不限吏民,皆官之。初,诏留宰相张琳、李处温与秦晋国王淳守燕。处温闻上入夹山,数日命令不通,即与弟处能、子,外假怨军,内结都统萧干,谋立淳。遂与诸大臣耶律大石、左企弓、虞仲文、曹勇义、康公弼集蕃汉百官、诸军及父老数万人诣淳府。处温邀张琳至,白其事。琳曰:「摄政则可。」处温曰:「天意人心已定,请立班耳。」处温等请淳受礼,淳方出,李持赭袍被之,令百官拜舞山呼。淳惊骇,再三辞,不获已而从之。以处温守太尉,左企弓守司徒,曹勇义知枢密院事,虞仲文叁知政事,张琳守太师,李处能直枢密院,李为少府少监、提举翰林医官,李爽、陈秘十馀人曾与大计,并赐进士及第,授官有差。萧干为北枢密使,驸马都尉萧旦知枢密院事。改怨军为常胜军。於是肆赦,自称天锡皇帝,改元建福,降封天祚为湘阴王。遂据有燕、云、平及上京、辽西六路。天祚所有,沙漠已北,西南、西北路两都招讨府、诸蕃部族而已。

  夏四月辛卯,西南面招讨使耶律佛顶降金,云内、宁边、东胜等州皆降。阿疏为金兵所擒。金已取西京,沙漠以南部族皆降。上遂遁於讹莎烈。时北部谟葛失赆马、驼、食羊。

  五月甲戌,都统马哥收集散亡,会于沤里谨。丙子,以马哥知北院枢密使事,兼都统。

  六月,淳寝疾,闻上传檄天德、云内、朔、武、应、蔚等州,合诸蕃精兵五万骑,约以八月入燕;并遣人问劳,索衣裘、茗药。淳甚惊,命南、北面大臣议。而李处温、萧干等有迎秦拒湘之说,集蕃汉百官议之。从其议者,东立;惟南面行营都部署耶律宁西立。处温等问故,宁曰:「天祚果能以诸蕃兵大举夺燕,则是天数未尽,岂能拒之?否则,秦、湘,父子也,拒则皆拒。自古安有迎子而拒其父者?」处温等相顾微笑,以宁扇乱军心,欲杀之。淳欹枕长叹曰:「彼忠臣也,焉可杀?天祚果来,吾有死耳,复何面目相见耶!」已而淳死,众乃议立其妻萧氏为皇太后,主军国事。奉遗命,迎立天祚次子秦王定为帝。太后遂称制,改元德兴。处温父子惧祸,南通童贯,欲挟萧太后纳土于宋,北通于金,欲为内应,外以援立大功自陈。萧太后骂曰:「误秦晋国王者,皆汝父子!」悉数其过数十,赐死,脔其子而磔之;籍其家,得钱七万缗,<三>金玉宝器称是,为宰相数月之间所取也。谟葛失以兵来援,为金人败于洪灰水,擒其子陀古及其属阿敌音。夏国援兵至,亦为金所败。

  秋七月丁巳朔,敌烈部皮室叛,乌古部节度使耶律棠古讨平之,加太子太保。乙丑,上京毛八十率二千户降金。<四>辛未,夏国遣曹价来问起居。

  八月戊戌,亲遇金军,战于石辇驿,<五>败绩,都统萧特末及其撒古被执。辛丑,会军于欢挞新查剌,金兵追之急,弃辎重以遁。

  九月,敌烈部叛,都统马哥克之。

  冬十月,金兵攻蔚州,降。

  十一月乙丑,闻金兵至奉圣州,遂率卫兵屯于落昆髓。秦晋王淳妻萧德妃五表于金,求立秦王,不许,以劲兵守居庸。及金兵临关,乷石自崩,戍卒多压死,不战而溃。德妃出古北口,趋天德军。

  十二月,知金主抚定南京,上遂由扫里关出居四部族详稳之家。

  三年春正月丁巳,奚王回离保僭号,称天复元年,命都统马哥讨之。甲子,初,张倉为辽兴军节度副使,<六>民推倉领州事。秦晋王淳既死,萧德妃遣时立爱知平州。倉知辽必亡,练兵畜马,籍丁壮为备。立爱至,倉弗纳。金帅粘罕入燕,首问平州事於故叁知政事康公弼。公弼曰:「倉狂妄寡谋,虽有乡兵,彼何能为?示之不疑,图之未晚。」金人招时立爱赴军前,加倉临海军节度使,仍知平州。既而又欲以精兵三千先下平州,擒张倉。公弼曰:「若加兵,是趣之叛也。」公弼请自往觇之。倉谓公弼曰:「辽之八路,七路已降;独平州未解甲者,防萧干耳。」厚赂公弼而还。公弼复粘罕曰:「彼无足虑。」金人遂改平州为南京,加倉试中书门下平章事,判留守事。庚辰,宜、锦、乾、显、成、川、豪、懿等州相继皆降,上京卢彦伦叛,杀契丹人。

  二月乙酉朔,兴中府降金。来州归德军节度使田颢、权隰州刺史杜师回、权迁州刺史高永昌、权润州刺史张成,皆籍所管户降金。丙戌,诛萧德妃,降淳为庶人,尽释其党。癸巳,兴中、宜州复城守。

  三月,驻跸于云内州南。

  夏四月甲申朔,以知北院枢密耶律大石。戊戌,金兵围辎重于青冢,硬寨太保特母哥窃梁王雅里以遁,秦王、许王、诸妃、公主、从臣皆陷没。庚子,梁宋大长公主特里亡归。壬寅,金遣人来招。癸卯,答言请和。丙午,金兵送族属辎重东行,乃遣兵邀战于白水泺,赵王习泥烈、萧道宁皆被执。上遣牌印郎君谋卢瓦送兔纽金印伪降,遂西遁云内。驸马都尉乳奴诣金降。己酉,金复以书来招,答其书。壬子,金帅书来,不许请和。是月,特母哥挈雅里至,上怒不能尽救诸子,诘之。

  五月乙卯,夏国王李乾顺遣使请临其国。庚申,军将耶律敌烈等夜劫梁王雅里奔西北部,立以为帝,改元神历。辛酉,渡河,止于金肃军北。回离保为众所杀。

  六月,遣使册李乾顺为夏国皇帝。

  秋九月,耶律大石自金来归。

  冬十月,复渡河东还,居突吕不部。梁王雅里殁,耶律术烈继之。

  十一月,术烈为众所杀。

  四年春正月,上趋都统马哥军。金人来攻,弃营北遁,马哥被执。谟葛失来迎,赆马、驼、羊,又率部人防卫。时侍从乏粮数日,以衣易羊。至乌古敌烈部,以都点检萧乙薛知北院枢密使事,封谟葛失为神于越王。特母哥降金。

  二月,耶律遥设等十人谋叛,伏诛。

  夏五月,金人既克燕,驱燕之大家东徙,以燕空城及涿、易、檀、顺、景、蓟州与宋以塞盟。左企弓、康公弼、曹勇义、虞仲文皆东迁。燕民流离道路,不胜其苦,入平州,言於留守张倉曰:「宰相左企弓不谋守燕,使吾民流离,无所安集。公今临巨镇,握强兵,尽忠於辽,必能使我复归乡土,人心亦惟公是望。」倉遂召诸将领议。皆曰:「闻天祚兵势复振,出没漠南。公若仗义勤王,奉迎天祚,以图中兴,先责左企弓等叛降之罪而诛之,尽归燕民,使复其业,而以平州归宋,则宋无不接纳,平州遂为藩镇矣。即後日金人加兵,内用平山之军,外得宋为之援,又何惧焉!」倉曰:「此大事也,不可草草。翰林学士李石智而多谋,可召与议。」石至,其言与之合。乃遣张谦率五百馀骑,传留守令,召宰相左企弓、曹勇义、枢密使虞仲文、叁知政事康公弼至滦河西岸,遣议事官赵秘校往数十罪,<七>曰:「天祚播迁夹山,不即奉迎,一也;劝皇叔秦晋王僭号,二也;诋讦君父,降封湘阴,三也;天祚遣知阖王有庆来议事而杀之,四也;檄书始至,有迎秦拒湘之议,五也;不谋守燕而降,六也;不顾大义,臣事于金,七也;根括燕财,取悦于金,八也;使燕人迁徙失业,九也;教金人发兵先下平州,十也。尔有十罪,所不容诛。」左企弓等无以对,皆缢杀之。仍称保大三年,画天祚象,朝夕谒,事必告而後行,称辽官秩。

  六月,榜谕燕人复业,恒产为常胜军所占者,悉还之。燕民既得归,大悦。翰林学士李石更名安弼,偕故三司使高党往燕山,说宋王安中曰:「平州带甲万馀,倉有文武材,可用为屏翰;不然,将为肘腋之患。」安中深然之,令安弼与党诣宋。宋主诏帅臣王安中、詹度厚加安抚,与免三年常赋。倉闻之,自谓得计。

  秋七月,金人屯来州,母闻平州附宋,以二千骑问罪,<八>先入营州。倉以精兵万骑击败之。宋建平州为泰宁军,以倉为节度使,以安弼、党为徽猷阖待制,令宣抚司出银绢数万犒赏。倉喜,远迎。金人谍知,举兵来袭,倉不得归,奔燕。金人克三州,始来索倉,王安中讳之。索急,斩一人貌类者去。金人曰,非倉也,以兵来取。安中不得已,杀倉,函其首送金。<九>天祚既得林牙耶律大石兵归,又得阴山室韦谟葛失兵,自谓得天助,再谋出兵,复收燕、云。大石林牙力谏曰:「自金人初陷长春、辽阳,则车驾不幸广平淀,而都中京;及陷上京,则都燕山;及陷中京,则幸云中;自云中而播迁夹山。向以全师不谋战备,使举国汉地皆为金有。国势至此,而方求战,非计也。当养兵待时而动,不可轻举。」不从。大石遂杀乙薛及坡里括,置北、南面官属,自立为王,率所部西去。上遂率诸军出夹山,下渔阳岭,取天德、东胜、宁边、云内等州。南下武州,遇金人,战于奄遏下水,复溃,直趋山阴。」一○:

  八月,国舅详稳萧挞不也、笔砚祗候察刺降金。是月,金主阿骨打死。」一一:

  九月,建州降金。

  冬十月,纳突吕不部人讹哥之妻谙葛,以讹哥为本部节度使。昭古牙率众降金。金攻兴中府,降之。

  十一月,从行者举兵乱,北护卫太保术者、舍利详稳牙不里等击败之。

  十二月,置二总管府。

※校勘记

  一:上有四子长赵王母赵昭容按皇子表,天祚六子。冯校:赵昭容「赵」字衍。

  二:即率千馀骑叛入金按国志一一、金史太祖纪,余睹叛入金在本年五月。

  三:籍其家得钱七万缗按国志一一作「得见钱十万馀贯」。

  四:毛八十率二千户降金按毛八十即毛子廉。金史七五本传称「率户二千六百来归」。

  五:石辇驿卷一○一耶律阿息保传、卷一一四萧特烈传作石辇铎,金史七四宗望传作石辇驿。

  六:张倉为辽兴军节度副使倉,原误「倉」。金史一一三本传作觉,觉、倉音同,据改。

  七:遣议事官赵秘校往数十罪赵秘校,国志一二作赵能。

  八:以二千骑问罪按国志一二,二千骑作「三千骑」。

  九:夏五月金人既克燕至秋七月函其首送金按此一大段应属三年。

  一○:直趋山阴山阴,地理志五作河阴。索隐:「辽置河阴县,金改山阴。」

  一一:是月金主阿骨打死按金史太祖纪,阿骨打死于天辅七年(保大三年)八月戊申。

 

辽史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