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史

辽史总目

第三卷  本纪第三

太宗耶律德光上

  太宗孝武惠文皇帝,讳德光,字德谨,小字尧骨。太祖第二子,母淳钦皇后萧氏。唐天复二年生,神光异常,猎者获白鹿、白鹰,人以为瑞。及长,貌严重而性宽仁,军国之务多所取决。

  天赞元年,授天下兵马大元帅,寻诏统六军南徇地。明年,下平州,获赵思温、张崇。回破箭山胡逊奚,诸部悉降。复以兵掠镇、定,所至皆坚壁不敢战。师次幽州,符存审拒于州南,纵兵邀击,大破之,擒裨将裴信等数十人。及从太祖破于厥里诸部,定河  项,下山西诸镇,取回鹘单于城,东平渤海,破达卢古部,东西万里,所向皆有功。

  天显元年七月,太祖崩,皇后摄军国事。

  明年秋,治祖陵毕。冬十一月壬戌,人皇王倍率群臣请于后曰:「皇子大元帅勋望,中外攸属,宜承大统。」后从之。是日即皇帝位。癸亥,谒太祖庙。丙寅,行柴册礼。戊辰,还都。壬申,御宣政殿,群臣上尊号曰嗣圣皇帝。大赦。有司请改元,不许。十二月庚辰,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皇后为应天皇太后,立妃萧氏为皇后。礼毕,阅近侍班局。辛巳,诸道将帅辞归镇。己丑,祀天地。庚寅,遣使谕诸国。辛卯,阅群牧于近郊。戊戌,女直遣使来贡。壬寅,谒太祖庙。甲辰,阅旗鼓、客省诸局官属。丁未,诏选遥辇氏九帐子弟可任官者。

  三年春正月己酉,阅北克兵籍。庚戌,阅南克兵籍。丁巳,阅皮室、拽剌、墨离三军。己未,黄龙府罗涅河女直、达卢古来贡。庚午,以王郁为兴国军节度使,守中书令。

  二月,辛长泺。己亥,惕隐涅里衮进白狼。辛丑,达卢古来贡。

  三月乙卯,东。癸亥,猎圚山。乙丑,猎松山。唐义武军节度使王都遣人以定州来归。唐主出师讨之,使来乞援,命奚秃里铁剌往救之。

  四月戊寅,东巡。己卯,祭鹿神。丁亥,於猎所纵公私取羽毛革木之材。甲午,取箭材赤山。丙申,猎三山。铁剌败唐将王晏球于定州。唐兵大集,铁剌请益师。辛丑,命惕隐涅里衮、都统查剌赴之。

  五月丙午,建天膳堂。猎索剌山。戊申,至自猎。丁卯,命林牙突吕不讨乌古部。己巳,女直来贡。

  六月己卯,行瑟瑟礼。

  秋七月丁未,突吕不献讨乌古捷。壬子,王都奏唐兵破定州,铁剌死之,涅里衮、查剌等数十人被执。上以出师非时,甚悔之,厚赐战殁将校之家。庚午,有事于太祖庙。

  八月丙子,突厥来贡。庚辰,诏建应天皇太后诞圣碑于仪坤州。

  九月己卯,突吕不遣人献讨乌古俘。癸未,诏分赐群臣。己丑,幸人皇王倍第。庚寅,遣人使唐。辛卯,再幸人皇王第。癸巳,有司请以上生日为天授节,皇太后生日为永宁节。

  冬十月癸卯朔,以永宁节,上率群臣上寿於延和宫。己酉,谒太祖庙。唐遣使遗玉笛。甲子,天授节,上御五鸾殿受群臣及诸国使贺。

  十一月丙子,鼻骨德来贡。辛丑,自将伐唐。

  十二月癸卯,祭天地。庚戌,闻唐主复遣使来聘,上问左右,皆曰:「唐数遣使来,实畏威也。未可轻举,观衅而动可也。」上然之。甲寅,次杏埚,唐使至,遂班师。时人皇王在皇都,诏遣耶律羽之迁东丹民以实东平。其民或亡入新罗、女直,因诏困乏不能迁者,许上国富民给赡而隶属之。升东平郡为南京。

  四年春正月壬申朔,宴群臣及诸国使,观俳优角戏。己卯,如瓜埚。

  二月庚戌,阅遥辇氏户籍。

  三月甲午,望祀群神。

  夏四月辛亥,至自瓜埚。壬子,谒太祖庙。癸丑,谒太祖行宫。甲寅,幸天城军,谒祖陵。辛酉,人皇王倍来朝。癸亥,录囚。

  五月癸酉,谒二仪殿,宴群臣。女直来贡。戊子,射柳于太祖行宫。癸巳,行瑟瑟礼。

  六月丙午,突吕不献乌古俘。戊申,分赐将士。己酉,西巡。己未,选轻骑数千猎近山。癸亥,驻跸凉陉。

  秋七月庚辰,观市,曲赦系囚。甲午,祠太祖而东。

  八月辛丑,至自凉陉,谒太祖庙。癸卯,幸人皇王第。己酉,谒太祖庙。

  九月庚午,如南京。戊寅,祠木叶山。己卯,行再生礼。癸巳,至南京。

  冬十月壬寅,幸人皇王第,宴群臣。甲辰,幸诸营,阅军籍。庚戌,以云中郡县未下,大阅六军。甲子,诏皇弟李胡帅师趣云中讨郡县之未附者。

  十一月丙寅朔,以出师告天地。丁卯,饯皇弟李胡于西郊。壬申,命大内惕隐告出师于太祖行宫。甲申,观渔三叉口。

  十二月戊申,女直来贡。戊午,至自南京。

  五年春正月庚午,皇弟李胡拨寰州捷至。甲午,朝皇太后。

  二月己亥,诏修南京。癸卯,李胡还自云中,朝于行在。丙午,以先所俘渤海户赐李胡。丙辰,上与人皇王朝皇太后。太后以皆工书,命书于前以观之。辛酉,召群臣议军国事。

  三月丙寅,朝皇太后。丁卯,皇弟李胡请赦宗室舍利郎君以罪系狱者,诏从之。己巳,幸皇叔安端第。辛未,人皇王献白。乙亥,册皇弟李胡为寿昌皇太弟,<一>兼天下兵马大元帅。壬午,以龙化州节度使刘居言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乙酉,宴人皇王僚属便殿。庚寅,驾发南京。

  夏四月乙未,诏人皇王先赴祖陵谒太祖庙。丙辰,会祖陵。人皇王归国。

  五月戊辰,诏修潭离宫。乙酉,谒太祖庙。

  六月己亥,<二>射柳于行在。乙卯,如沿柳湖。丁己,拜太祖御容于明殿。己未,敌烈德来贡。

  秋七月壬申,乌古来贡。戊子,荐时果于太祖庙。

  八月丁酉,以大圣皇帝、皇后宴寝之所号日月宫,因建日月碑。丙午,如九层台。

  九月己卯,诏舍利普宁抚慰人皇王。庚辰,诏置人皇王仪卫。丁亥,至自九层台,谒太祖庙。

  冬十月戊戌,遣使赐人皇王胙。癸卯,建太祖圣功碑于如迂正集会埚。甲辰,人皇王进玉笛。

  十一月戊寅,东丹奏人皇王浮海适唐。

  六年春正月甲子,西南边将以慕化辖戛斯国人来。乙丑,敌烈德来贡。丁卯,如南京。

  三月辛未,召大臣议军国事。丁亥,人皇王倍妃萧氏率其国僚属来见。

  夏四月己酉,唐遣使来聘。是月置中台省于南京。

  五月乙丑,祠木叶山。乙亥,至自南京。壬午,谒太祖陵。

  闰月庚寅,射柳于近郊。

  六月壬申,如凉陉。壬午,乌古来贡。

  秋七月丁亥,女直来贡。己酉,命将校以兵南略。壬子,荐时果于太祖庙。东幸。

  八月庚申,皇子述律生,告太祖庙。辛巳,鼻骨德来贡。

  九月甲午,诏修京城。

  冬十月丁丑,铁骊来贡。

  十一月乙酉,唐遣使来聘。

  十二月甲寅朔,祭太祖庙。丙辰,遣人以诏赐唐卢龙军节度使赵德钧。

  七年春正月壬辰,征西将军课里遣拽剌铎括奏军事。己亥,唐遣使来聘。癸卯,遣人使唐。戊申,祠木叶山。

  二月壬申,拽剌迪德使吴越还,吴越王遣使从,献宝器。复遣使持币往报之。

  三月己丑,林牙迪离毕指斥乘舆,囚之。丁未,遣使诸国。戊申,上率群臣朝于皇太后。

  夏四月甲戌,唐遣使来聘,致人皇王倍书。己卯,女直来贡。

  五月壬午朔,幸祖州,谒太祖陵。

  六月戊辰,御制太祖建国碑。戊寅,乌古、敌烈德来贡。庚辰,观角戏。

  秋七月辛巳朔,赐中外官吏物有差。癸未,赐高年布帛。丙戌,召群臣老议政。壬辰,唐遣使遗红牙笙。癸巳,使复至,惧报定州之役也。壬寅,唐卢龙军节度使赵德钧遣人进时果。丁未,荐新于太祖庙。

  八月壬戌,捕鹅于沿柳湖,风雨暴至,舟覆,溺死者六十馀人,命存恤其家,识以为戒。戊辰,林牙迪离毕逸囚,复获而鞫之,知其事本诬构,释之。

  九月庚子,阻卜来贡。

  冬十月乙卯,唐遣使来聘。己巳,遣使云中。

  十一月丁亥,遣使存问获里国。丁未,阻卜贡海东青鹘三十连。

  十二月亥辛,以叛人泥离衮家口分赐群臣。丁巳,西狩,驻跸平地松林。

  八年春正月戊子,女直来贡。庚子,命皇太弟李胡、左威卫上将军撒割率兵伐项。癸卯,上亲饯之。

  二月辛亥,吐谷浑、阻卜来贡。乙卯,克实鲁使唐还,以附献物分赐群臣。

  三月辛卯,皇太弟讨项胜还,宴劳之。丙申,唐遣使请罢征项兵,上以战捷及项巳听命报之。

  夏四月戊午,项来贡。

  五月己丑,猎独牛山,惕隐迪辇所乘内厩骝马毙,因赐名其山曰骝山。戊戌,如沿柳湖。

  六月甲寅,阻卜来贡。甲子,回鹘阿萨兰来贡。

  秋七月戊寅,行纳后礼。癸未,皇子提离古生。丁亥,铁骊、女直、阻卜来贡。

  冬十月乙巳,阻卜来贡。丙午,至自沿柳湖。辛亥,唐遣使来聘。己未,遣拨剌使唐。辛未,乌古吐鲁没来贡。

  十一月辛丑,太皇太后崩,遣使告哀于唐及人皇王倍。是月,唐主嗣源殂,子从厚立。

  十二月丁卯,项来贡。

  九年春正月癸酉,渔于土河。丙申,项贡驼、鹿。己亥,南京进白獐。

  闰月戊午,唐遣使告哀,即日遣使吊祭。壬戌,东幸。女直来贡。

  二月壬申,祠木叶山。戊寅,葬太皇太后於德陵。前二日,发丧于涂殿,上具衰服以送。後追宣简皇后,诏建碑于陵。

  三月癸卯,女直来贡。

  夏四月,唐李从珂弑其主自立。人皇王倍自唐上书请讨。

  五月甲辰,如沿柳湖。癸丑,女直来贡。大星昼陨。

  六月己巳朔,<三>鼻骨德来贡。辛未,唐李从厚谢吊祭所遣使初至阙。

  秋八月壬午,自将南伐。乙酉,拽剌解里手接飞雁,上异之,因以祭天地。

  九月庚子,酉南星陨如雨。乙卯,次云州。丁巳,拨河阴。

  冬十月丁亥,略地灵丘,父老进牛酒犒师。

  十一月辛丑,围武州之阳城。壬寅,阳城降。癸卯,只城降,括所俘丁壮籍于军。

  十二月壬辰,皇子阿钵撒葛里生,皇后不豫。是月驻跸百湖之西南。

  十年春正月戊申,皇后崩于行在。

  二月戊寅,百僚请加追,不许。辛巳,宰相涅里衮谋南奔,事觉,执之。

  三月戊午,项来贡。

  夏四月,吐谷浑酋长退欲德率众内附。丙戌,皇太后父族及母前夫之族二帐并为国舅,以萧缅思为尚父领之。己丑,录囚。

  五月甲午朔,始制服行后丧。丙午,葬于奉陵。上自制文,曰彰德皇后。癸丑,以舍利王庭鹗为龙化州节度使。

  六月乙丑,吐浑来贡。辛未,幸品不里淀。

  秋七月乙卯,猎南赤山。

  冬十一月丙午,幸弘福寺为皇后饭僧,见观音画像,乃大圣皇帝、应天皇后及人皇王所施,顾左右曰:「昔与父母兄弟聚观于此,岁时未几,今我独来!」悲叹不已。乃自制文题于壁,以极追感之意。读者悲之。

  十二月庚辰,如金瓶泺,遣拽剌化哥、窟鲁里、阿鲁扫姑等捉生敌境。

  十一年春正月,钩鱼于土河。庚申,如潢河。

  三月庚寅朔,女直来贡。

  夏四月庚申,谒祖陵。戊辰,还都,谒太祖庙。辛未,燕民之复业者陈汴州事宜。癸酉,女直诸部来贡。癸未,赐回鹘使衣有差。

  五月戊戌,清暑沿柳湖。

  六月戊午朔,鼻骨德来贡。乙酉,吐谷浑来贡。

  秋七月辛卯,乌古来贡。壬辰,蒲割奨公主率三河乌古来朝。丙申,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为其主所讨,遣赵莹因西南路招讨卢不姑求救,上白太后曰:「李从珂弑君自立,神人共怒,宜行天讨。」时赵德钧亦遣使至,河东复遣桑维翰来告急,遂许兴师。

  八月己未,遣萧辖里报河东师期。丙寅,吐谷浑来贡。庚午,自将以援敬瑭。

  九月癸巳,有飞庍自坠而死,南府夷离曷鲁恩得之以献。<四>卜之,吉。上曰:「此从珂自灭之兆也!」丁酉,入雁门。戊戌,次忻州,祀天地。己亥,次太原。庚子,遣使谕敬瑭曰:「朕兴师远来,当即与卿破贼。」会唐将高行周、符彦卿以兵来拒,遂勒兵陈于太原。及战,佯为之却。唐将张敬达、杨光远又阵于西,未成列,以兵薄之。而行周、彦卿为伏兵所断,首尾不相救。敬达、光远大败,弃仗如山,斩首数万级。敬达走保晋安寨,夷离的鲁与战,死之。敬瑭率官属来见,上执手抚慰之。癸卯,围晋安。甲辰,以的鲁子徒离骨嗣为夷离,仍以父字为名,以旌其忠。南宰相鹘离底、奚监军寅你已、将军陪阿临阵退懦,上召切责之。

  冬十月甲子,封敬瑭为晋王,幸其府。敬瑭与妻李率其亲属捧觞上寿。初围晋安,分遣精兵守其要害,以绝援兵之路。而李从珂遣赵延寿以兵二万屯团柏谷,范延广以兵二万屯辽州,<五>幽州赵德钧以所部兵万馀由上党趋延寿军,合势进击。知此有备,皆逗留不进。从珂遂将精骑三万出次河阳,<六>亲督诸军。然知其不救,但日酣饮悲歌而己。丁卯,召敬瑭至行在所,赐坐。上从容语之曰:「吾三千里举兵而来,一战而胜,殆天意也。观汝雄伟弘大,宜受兹南土,世为我藩辅。」遂命有司设坛晋阳,备礼册命。

  十一月丁酉,册敬瑭为大晋皇帝。自戊戌至戊申,候骑两奏南有兵至,复奏西有兵至。<七>命惕隐迪辇拒之。唐将张敬达在围八十馀日,<八>内外隔绝,军储殆尽,至濯马粪、屑木以饲马,马饥至自相啖其鬃尾,死则以充食。光远等劝敬达出降,敬达曰:「吾有死而已。尔欲降,宁斩吾首以降。」

  闰月甲子,杨光远、安审琦杀敬达以降。上闻敬达至死不变,谓左右曰:「凡为人臣,当如此也!」命以礼葬。所降军士及马五千匹以赐晋帝。丙寅,祀天地以告成功。庚午,仆射萧酷古只奏赵德钧等诸援兵将遁,诏夜发兵追击。德钧等军皆投戈弃甲,自相蹂践,挤于川谷者不可胜纪。仍命皇太子驰轻骑据险要,追及步兵万馀,悉降之。辛未,兵度团柏谷,以酒肴祀天地。俄追及德钧父子,乃率众降。次潞州,召诸将议,皆请班师,从之。命南宰相解领、鹘离底、奚监军寅你已、将军陪阿先还。壬申,惕隐、林牙迪离毕来献俘。晋帝辞归,上与宴饮。酒酣,执手约为父子。以白貂裘一、厩马二十、战马千二百饯之。命迪离毕将五千骑送入洛。临别,谓之曰:「朕留此,候乱定乃还耳。」辛巳,晋帝至河阳,李从珂穷蹙,召人皇王倍同死,不从,遣人杀之,乃举族自焚。诏收其士卒战殁者瘗之汾水上,以京观。晋命桑维翰为文,纪上功德。

  十二月乙酉朔,遣近侍挞鲁存问晋帝。丙戌,以晋安所获分赐将校。戊子,遣使驰奏皇太后,及报诸道师还。庚寅,发太原。辛卯,闻晋帝入洛,遣郎君解里德抚问。壬辰,次细河,阅降将赵德钧父子兵马。戊戌,次雁门,以沙太保所部兵分隶诸将。庚戌,幸应州。癸丑,唐大同、彰国、振武三节度使迎见,留之不遣。

  十二年春正月丙辰,次堆子口。唐大同军节度判官吴峦闭城拒命,遣崔廷勋围其城。庚申,上亲征,至城下谕之,峦降。<九>辛酉,射鬼箭于云州北。壬戌,祀天地。癸亥,遣国舅安端发奚西部民各还本土。丙寅,皇太后遣侍卫实鲁趣行,是夕,率轻骑先进。丁丑,皇子述律迎谒于滦河,告功太祖行宫。戊寅,朝于皇太后,进珍玩为寿。

  二月丁亥,以军前所获俘叛入幽州者皆斩之。壬寅,诏诸部休养士卒。癸卯,晋遣唐所掠郎君剌哥、文班吏萧導里还朝。

  三月庚申,晋遣使来贡。丁卯,晋天雄军节度使范延广潜遣人请内附,不纳。己巳,遣郎君的烈古、梅里迭烈使晋。壬午,晋使及诸国使来见。

  夏四月甲申,地震。幸平地松林,观潢水源。

  五月甲寅,幸频跸淀。壬申,震开皇殿。

  六月甲申,晋遣户部尚书聂延祚等请上尊号,及归雁门以北与幽、蓟之地,仍岁贡帛三十万疋,诏不许。庚戌,侍中列率言,范延广叛晋,引兵南向。

  秋七月辛亥朔,诏诸部治兵甲。癸丑,幸怀州,谒奉陵。甲子,晋遣使来告范延广反。庚午,遣耶律古里使晋议军事。

  八月癸未,晋遣使复请上尊号,不许。庚寅,晋及太原刘知远、南唐李塁各遣使来贡。庚子,晋遣使以都汴及范延广降来告。

  九月壬子,鼻骨德来贡。庚申,遣直里古使晋及南唐。癸亥,术不姑、女直来贡。辛未,遣使高丽、铁骊。癸酉,回鹘来贡。

  冬十月庚辰朔,皇太后永宁节,晋及回鹘、炖煌诸国皆遣使来贺。壬午,诏回鹘使胡离只、阿剌保,问其风俗。丁亥,诸国使还,就遣蒲里骨皮室胡末里使其国。

  十一月己未,遣使求医于晋。丁卯,铁骊来贡。

  十二月甲申,东幸,祀木叶山。己丑,医来。

※校勘记

  一:册皇弟李胡为寿昌皇太弟弟,原误「子」。据下文八年正月、卷七二本传及皇子表改。

  二:六月己亥六月二字原脱。按卷四四朔考,五月甲子朔,是月无己亥、乙卯、丁巳、己未。此四日应属六月,据补。

  三:六月己巳朔按朔考,六月庚午朔。

  四:南府夷离曷鲁恩罗继祖辽史※校勘记(以下称罗校)云:府当作院。

  五:范延广以兵二万屯辽州延广,新五代史五一本传作延光。此避太宗德光名改。

  六:出次河阳河阳,原作「河挢」。据新五代史七及通鉴改。

  七:复奏西有兵至奏,原作「於」。据永乐大典(以下称大典)四八○改。

  八:唐将张敬达在围八十馀日「唐将张」三字原脱,据大典四八○补

  九:唐大同军节度判官吴峦闭城拒命至峦降按下卷会同七年正月吴峦投井死,与此歧。厉鹗辽史拾遗(以下称拾遗)引通鉴、新五代史俱称峦守云中不下,後守贝州,城破投井死。此有脱误。

 

辽史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