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

南史總目

卷七十九

列傳第六十九  夷貊下

東夷西戎蠻西域諸國蠕蠕

  東夷之國,朝鮮為大,得箕子之化,其器物猶有禮樂雲。魏時,朝鮮以東馬韓、辰韓之屬,世通中國。自晉過江,泛海來使,有高句麗、百濟,而宋、齊間常通職貢,梁興又有加焉。扶桑國,在昔未聞也,梁普通中有道人稱自彼而至,其言元本尤悉,故並錄焉。

  高句麗,在遼東之東千里,其先所出,事詳北史。地方可二千里,中有遼山,遼水所出。漢、魏世,南與朝鮮獩貊、東與沃沮、北與夫餘接。其王都於丸都山下,地多大山深谷,無原澤,百姓依之以居,食澗水。雖土著,無良田,故其俗節食,好修宮室。于所居之左立大屋,祭鬼神,又祠零星、社稷。人性凶急,喜寇鈔。其官有相加、對盧、沛者、古鄒加、主簿、優台、使者、皁衣、先人,尊卑各有等級。言語諸事,多與夫餘同,其性氣衣服有異。本有五族,有消奴部、絕奴部、慎奴部、灌奴部、桂婁部。本消奴部為王,微弱,桂婁部代之。其置官,有對盧則不置沛者,有沛者則不置對盧。俗喜歌舞,國中邑落,男女每夜群聚歌戲。其人潔淨自喜,善藏釀,跪拜申一腳,行步皆走。以十月祭天大會。其公會衣服皆錦繡金銀以自飾,大加、主簿頭所著似幘而無後,其小加著折風,形如弁。其國無牢獄,有罪者則會諸加評議,重者便殺之,沒入其妻子。其俗好淫,男女多相奔誘。已嫁娶便稍作送終之衣。其死葬,有槨無棺。好厚葬,金銀財幣盡於送死。積石為封,列植松柏。兄死妻嫂。其馬皆小,便登山。國人尚氣力,便弓矢刀矛,有鎧甲,習戰鬥,沃沮、東濊皆屬焉。

  晉安帝義熙九年,高麗王高璉遣長史高翼奉表,獻赭白馬,晉以璉為使持節、都督營州諸軍事、征東將軍、高麗王、樂浪公。宋武帝踐阼,加璉征東大將軍,余官並如故。三年,加璉散騎常侍,增督平州諸軍事。少帝景平二年,璉遣長史馬婁等來獻方物,遣謁者朱邵伯、王邵子等慰勞之。

  元嘉十五年,馮弘為魏所攻,敗奔高麗北豐城,表求迎接。文帝遣使王白駒、趙次興迎之,並令高麗資遣。璉不欲弘南,乃遣將孫漱、高仇等襲殺之。白駒等率所領七千余人生禽漱,殺仇等二人。璉以白駒等專殺,遣使執送之。上以遠國不欲違其意,白駒等下獄見原。

  璉每歲遣使。十六年,文帝欲侵魏,詔璉送馬,獻八百匹。

  孝武孝建二年,璉遣長史董騰奉表,慰國哀再周,並獻方物。大明二年,又獻肅慎氏楛矢石砮。七年,詔進璉為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餘官並如故。明帝泰始、後廢帝元徽中,貢獻不絕,曆齊並授爵位,百餘歲死。子雲立,齊隆昌中,以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營平二州、征東大將軍、高麗王、樂浪公。

  梁武帝即位,進雲車騎大將軍。天監七年,詔為撫東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持節、常侍、都督、王並如故。十一年、十五年,累遣使貢獻。十七年,雲死,子安立。普通元年,詔安纂襲封爵,持節、督營平二州諸軍事、甯東將軍。七年,安卒,子延立,遣使貢獻。詔以延襲爵。中大通四年、六年,大同元年、七年,累奉表獻方物。太清二年,延卒,詔其子成襲延爵位。

  百濟者,其先東夷有三韓國:一曰馬韓,二曰辰韓,三曰弁韓。弁韓、辰韓各十二國,馬韓有五十四國。大國萬餘家,小國數千家,總十余萬戶,百濟即其一也。後漸強大,兼諸小國。其國本與句麗俱在遼東之東千余堙A晉世句麗既略有遼東,百濟亦據有遼西、晉平二郡地矣,自置百濟郡。

  晉義熙十二年,以百濟王餘映為使持節、都督百濟諸軍事、鎮東將軍、百濟王。宋武帝踐阼,進號鎮東大將軍。少帝景平二年,映遣長史張威詣闕貢獻。元嘉二年,文帝詔兼謁者閭丘恩子、兼副謁者丁敬子等往宣旨慰勞,其後每歲遣使奉獻方物。七年,百濟王余毗複修貢職,以映爵號授之。二十七年,毗上書獻方物,私假台使馮野夫西河太守,表求易林、式占、腰弩,文帝並與之。毗死,子慶代立。孝武大明元年,遣使求除授,詔許之。二年,慶遣上表,言行冠軍將軍、右賢王余紀十一人忠勤,並求顯進。於是詔並加優進。明帝泰始七年,又遣使貢獻。慶死,立子牟都。都死,立子牟大。齊永明中,除大都督百濟諸軍事、鎮東大將軍、百濟王。梁天監元年,進大號征東將軍。尋為高句麗所破,衰弱累年,遷居南韓地。普通二年,王餘隆始複遣使奉表,稱累破高麗,今始與通好,百濟更為強國。其年,梁武帝詔隆為使持節、都督百濟諸軍事、甯東大將軍、百濟王。五年,隆死,詔複以其子明為持節、督百濟諸軍事、綏東將軍、百濟王。

  號所都城曰固麻,謂邑曰簷魯,如中國之言郡縣也。其國土有二十二簷魯,皆以子弟宗族分據之。其人形長,衣服潔淨。其國近倭,頗有文身者。言語服章略與高麗同,呼帽曰冠,襦曰複衫,褲曰褌。其言參諸夏,亦秦、韓之遺俗雲。

  中大通六年、大同七年,累遣使獻方物,並請涅盤等經義、毛詩博士並工匠畫師等,並給之。太清三年,遣使貢獻。及至,見城闕荒毀,並號慟涕泣。侯景怒,囚執之,景平乃得還國。

  新羅,其先事詳北史,在百濟東南五千餘堙C其地東濱大海,南北與句麗、百濟接。魏時曰新盧;宋時曰新羅,或曰斯羅。其國小,不能自通使聘。梁普通二年,王姓募名泰,始使使隨百濟奉獻方物。

  其俗呼城曰健牟羅,其邑在內曰啄評,在外曰邑勒,亦中國之言郡縣也。國有六啄評、五十二邑勒。土地肥美,宜植五穀,多桑麻,作縑布,服牛乘馬,男女有別。其官名有子賁旱支、壹旱支、齊旱支、謁旱支、壹吉支、奇貝旱支。其冠曰遺子禮,襦曰尉解,褲曰柯半,靴曰洗。其拜及行與高麗相類。無文字,刻木為信。語言待百濟而後通焉。

  倭國,其先所出及所在,事詳北史。其官有伊支馬,次曰彌馬獲支,次曰奴往鞮。人種禾、稻、紵、麻,蠶桑織績,有姜、桂、橘、椒、蘇。出黑雉、真珠、青玉。有獸如牛名山鼠,又有大蛇吞此獸。蛇皮堅不可斫,其上有孔,乍開乍閉,時或有光,射中而蛇則死矣。物產略與儋耳、朱崖同。地氣溫暖,風俗不淫。男女皆露髫,富貴者以錦繡雜采為帽,似中國胡公頭。食飲用籩豆。其死有棺無槨,封土作塚。人性皆嗜酒。俗不知正歲,多壽考,或至八九十,或至百歲。其俗女多男少,貴者至四五妻,賤者猶至兩三妻。婦人不媱妒,無盜竊,少諍訟。若犯法,輕者沒其妻子,重則滅其宗族。

  晉安帝時,有倭王贊遣使朝貢。及宋武帝永初二年,詔曰:「倭贊遠誠宜甄,可賜除授。」文帝元嘉二年,贊又遣司馬曹達奉表獻方物。贊死,弟珍立,遣使貢獻,自稱使持節、都督倭百濟新羅任那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國王,表求除正。詔除安東將軍、倭國王。珍又求除正倭洧等十三人平西、征虜、冠軍、輔國將軍等號,詔並聽之。二十年,倭國王濟遣使奉獻,複以為安東將軍、倭國王。二十八年,加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將軍如故;並除所上二十三人職。濟死,世子興遣使貢獻。孝武大明六年,詔授興安東將軍、倭國王。興死,弟武立,自稱使持節、都督倭百濟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七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國王。順帝升明二年,遣使上表,言「自昔祖禰,躬擐甲胄,跋涉山川,不遑寧處。東征毛人五十五國,西服眾夷六十六國,陵平海北九十五國。王道融泰,廓土遐畿,累葉朝宗,不愆於歲。道徑百濟,裝飾船舫,而句麗無道,圖欲見吞。臣亡考濟方欲大舉,奄喪父兄,使垂成之功,不獲一簣。今欲練兵申父兄之志,竊自假開府儀同三司,其餘鹹各假授,以勸忠節」。詔除武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王。齊建元中,除武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鎮東大將軍。梁武帝即位,進武號征東大將軍。

  其南有侏儒國,人長四尺。又南有黑齒國、裸國,去倭四千餘堙A船行可一年至。又西南萬里有海人,身黑眼白,裸而醜,其肉美,行者或射而食之。

  文身國在倭東北七千餘堙A人體有文如獸,其額上有三文,文直者貴,文小者賤。土俗歡樂,物豐而賤,行客不齎糧。有屋宇,無城郭。國王所居,飾以金銀珍麗,繞屋為塹,廣一丈,實以水銀,雨則流于水銀之上。市用珍寶。犯輕罪者則鞭杖,犯死罪則置猛獸食之,有枉則獸避而不食,經宿則赦之。

  大漢國在文身國東五千餘堙A無兵戈,不攻戰,風俗並與文身國同而言語異。

  扶桑國者,齊永元元年,其國有沙門慧深來至荊州,說雲:「扶桑在大漢國東二萬餘堙A地在中國之東。其土多扶桑木,故以為名。扶桑葉似桐,初生如筍,國人食之。實如梨而赤,績其皮為布,以為衣,亦以為錦。作板屋,無城郭。有文字,以扶桑皮為紙。無兵甲,不攻戰。其國法有南北獄,若有犯,輕罪者入南獄,重罪者入北獄。有赦則放南獄,不赦北獄。在北獄者男女相配,生男八歲為奴,生女九歲為婢。犯罪之身,至死不出。貴人有罪,國人大會,坐罪人于坑,對之宴飲分訣若死別焉。以灰繞之,其一重則一身摒退,二重則及子孫,三重者則及七世。名國王為乙祁。貴人第一者為對盧,第二者為小對盧,第三者為納咄沙。國王行有鼓角導從。其衣色隨年改易,甲乙年青,丙丁年赤,戊己年黃,庚辛年白,壬癸年黑。有牛角甚長,以角載物,至勝二十斛。有馬車、牛車、鹿車。國人養鹿如中國畜牛,以乳為酪。有赤梨,經年不壞。多蒲桃。其地無鐵有銅,不貴金銀。市無租估。其昏姻法,則婿往女家門外作屋,晨夕灑掃,經年而女不悅即驅之,相悅乃成昏。昏禮大抵與中國同。親喪七日不食,祖父母喪五日不食,兄弟伯叔姑姊妹三日不食。設座為神像,朝夕拜奠,不制衰絰。嗣王立,三年不親國事。其俗舊無佛法。宋大明二年,罽賓國嘗有比丘五人遊行其國,流通佛法經像,教令出家,風俗遂改。」

  慧深又雲:「扶桑東千餘埵酗k國,容貌端正,色甚潔白,身體有毛,發長委地。至二三月競入水則任娠,六七月產子。女人胸前無乳,項後生毛,根白,毛中有汁以乳子。百日能行,三四年則成人矣。見人驚避,偏畏丈夫。食鹹草如禽獸。鹹草葉似邪蒿,而氣香味鹹。梁天監六年,有晉安人度海,為風所飄至一島,登岸,有人居止,女則如中國,而言語不可曉。男則人身而狗頭,其聲如吠。其食有小豆,其衣如布。築土為牆,其形圓,其戶如竇雲。」

  河南、宕昌、鄧至、武興,其本並為氐、羌之地。自晉南遷,九州分裂,此等諸國,地分西垂,提挈于魏,時通江左。今采其舊土,編於西戎雲。

  河南王者,其先出自鮮卑慕容氏。初,慕容弈洛幹有二子,庶長曰吐谷渾,嫡曰廆洛幹。卒,廆嗣位,吐谷渾避之,西徙上隴,度枹罕,出涼州西南,至赤水而居之。地在河南,故以為號。事詳北史。其界東至疊川,西鄰於闐,北接高昌,東北通秦嶺,方千余堙A蓋古之流沙地焉。乏草木,少水潦,四時琣釵B雪,唯六七月雨雹甚盛。若晴則風飄沙礫,常蔽光景。其地有麥無穀。有青海方數百里,放牝馬其側,輒生駒,土人謂之龍種,故其國多善馬。有屋宇,雜以百子帳,即穹廬也。著小袖袍,小口褲,大頭長裙帽。女子被發為辮。

  其後吐谷渾孫葉延,頗識書記,自謂曾祖弈洛幹始封昌黎公,吾蓋公孫之子也。禮以王父字為氏,因姓吐谷渾,亦為國號。至其末孫阿豺,始通江左,受官爵。弟子慕延,宋元嘉末,又自號河南王。慕延死,從弟拾寅立,乃用書契,起城池,築宮殿。其小王並立宅國中。有佛法。拾寅死,子度易侯立。易侯死,子休留代立。齊永明中,以代為使持節、都督西秦河沙三州、鎮西將軍、護羌校尉、西秦河二州刺史。

  梁興,進代為征西將軍。代死,子伏連籌襲爵位。天監十三年,遣使獻金裝馬腦鍾二口,又表於益州立九層佛寺,詔許焉。十五年,又遣使獻赤舞龍駒及方物。其使或歲再三至,或再歲一至。其地與益州鄰,常通商賈。普通元年,又奉表獻方物。籌死,子呵羅真立。大通三年,詔以為甯西將軍、護羌校尉、西秦河二州刺史。真死,子佛輔襲爵位,其世子又遣使獻白龍駒于皇太子。

  宕昌國,在河南國之東、益州之西北隴西之地,西羌種也。宋孝武世,其王梁瑾忽始獻方物。梁天監四年,王梁彌博來獻甘草、當歸。詔以為使持節、都督河涼二州諸軍事、安西將軍、東羌校尉、河涼二州刺史、隴西公、宕昌王。佩以金章。彌博死,子彌泰立。大同七年,複策授以父爵位。其衣服風俗與河南略同。

  鄧至國,居西涼州界,羌別種也。世號持節、平北將軍、西涼州刺史。宋文帝時,王象屈耽遣使獻馬。梁天監元年,詔以鄧至王象舒彭為督西涼州諸軍事,進號安北將軍。五年,舒彭遣使獻黃耆四百斤,馬四匹。其俗呼帽曰突何。其衣服與宕昌同。

  武興國,本仇池。楊難當自立為秦王,宋文帝遣裴方明討之,難當奔魏。其兄子文德又聚眾葭蘆,宋因授以爵位。魏又攻之,文德奔漢中。從弟僧嗣又自立,複戍葭蘆,卒。文德弟文度立,以弟文弘為白水太守,屯武興。宋世以為武都王。武興之國自於此矣。難當族弟廣香又攻殺文度,自立為陰平王、葭蘆鎮主。死,子炅立。炅死,子崇祖立。崇祖死,子孟孫立。齊永明中,魏南梁州刺史仇池公楊靈珍據泥功山歸齊,齊武帝以靈珍為北梁州刺史、仇池公。文洪死,以族人集始為北秦州刺史、武都王。梁天監初,以集始為持節、都督秦雍二州諸軍事、輔國將軍、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靈珍為冠軍將軍。孟孫為假節、督沙州諸軍事、平羌校尉、沙州刺史、陰平王。集始死,子紹先襲爵位。二年,以靈珍為持節、督隴右諸軍事、左將軍、北涼州刺史、仇池王。十年,孟孫死,詔贈安沙將軍、北雍州刺史。子定襲封爵。紹先死,子智慧立。大同元年,克復漢中,智慧遣使上表,求率四千戶歸梁,詔許焉,即以為東益州。

  其國東連秦嶺,西接宕昌。其大姓有苻氏、姜氏、梁氏。言語與中國同。著烏皁突騎帽,長身小袖袍,小口褲,皮褲。地植九穀。婚姻備六禮。知書疏。種桑麻。出紬絹布漆蠟椒等,山出銅鐵。

  書雲「蠻夷猾夏」,其作梗也已舊。及于宋之方盛,蓋亦屢興戍役,豈詩所謂「蠢爾蠻荊,大邦為讎」者乎。今亦編錄以備諸蠻雲爾。

  荊、雍州蠻,盤瓠之後也,種落布在諸郡縣。宋時因晉于荊州置南蠻、雍州置甯蠻校尉以領之。孝武初,罷南蠻並大府,而寧蠻如故。蠻之順附者,一戶輸穀數斛,其餘無雜調。而宋人賦役嚴苦,貧者不復堪命,多逃亡入蠻。蠻無徭役,強者又不供官稅。結党連郡,動有數百千人,州郡力弱,則起為盜賊,種類稍多,戶口不可知也。所在多深險。居武陵者有雄溪、樠溪、辰溪、酉溪、武溪,謂之五溪蠻。而宜都、天門、巴東、建平、江北諸郡蠻所居皆深山重阻,人跡罕至焉。前世以來,屢為人患。

  少帝景平二年,宜都蠻帥石寧等一百二十三人詣闕上獻。文帝元嘉六年,建平蠻張維之等五十人,七年,宜都蠻田生等一百一十三人,並詣闕獻見。其後,沔中蠻大動,行旅殆絕。天門漊中令宋矯之徭賦過重,蠻不堪命。十八年,蠻田向求等為寇,破漊中,虜掠百姓。荊州刺史衡陽王義季遣行參軍曾孫念討破之,免矯之官。二十年,南郡臨沮、當陽蠻反,縛臨沮令傅僧驥。荊州刺史南譙王義宣遣中兵參軍王諶討破之。

  先是,雍州刺史劉道產善撫諸蠻,前後不附者,皆引出平土,多緣沔為居。及道產亡,蠻又反叛。至孝武出為雍州,群蠻斷道。台遣軍主沈慶之連年討蠻,所向皆平,事在慶之傳。

  二十八年正月,龍山雉水蠻寇鈔涅陽縣,南陽太守朱韶遣軍討之,失利。韶又遣二千人系之,蠻乃散走。是歲,滍水諸蠻因險為寇,雍州刺史隨王誕遣使說之,又遣軍討沔北諸蠻。襲濁山、如口、蜀松三柴,克之,又圍鬥錢、柏義諸柴。蠻悉力距戰,軍大破之。

  孝武大明中,建平蠻向光侯寇暴峽川,巴東太守王濟、荊州刺史朱修之遣軍討之。光侯走清江,清江去巴東千餘堙C時巴東、建平、宜都、天門四郡蠻為寇,諸郡人戶流散,百不存一。明帝、順帝世尤甚,荊州為之虛弊雲。

  豫州蠻,稟君後也。盤瓠、稟君事,並具前史。西陽有巴水、蘄水、希水、赤亭水、西歸水,謂之五水蠻。所在並深岨,種落熾盛,曆世為盜賊。北接淮、汝,南極江、漢,地方數千里。

  宋元嘉二十八年,西陽蠻殺南川令劉台。二十九年,新蔡蠻破大雷戍,略公私船入湖。有亡命司馬黑石逃在蠻中,共為寇。文帝遣太子步兵校尉沈慶之討之。孝武大明四年,又遣慶之討西陽蠻,大克獲而反。司馬黑石徒黨三人,其一名智,黑石號曰太公,以為謀主。一人名安陽,號譙王,一人名續之,號梁王。蠻文山羅等討禽續之,為蠻世財所篡,山羅等相率斬世財父子六人。豫州刺史王玄謨遣殿中將軍郭元封慰勞諸蠻,使縛送亡命。蠻乃執智、安陽二人,送詣玄謨。孝武使于壽陽斬之。

  明帝初即位,四方反叛,及南賊敗於鵲尾,西陽蠻田益之、田義之、成邪財、田光興等起義,攻郢州克之。以益之為輔國將軍,都統四山軍事。又以蠻戶立宋安、光城二郡。以義之為宋安太守,光興為光城太守。封益之邊城縣王,成邪財陽城縣王。成邪財死,子婆思襲爵雲。

  玉門以西達於西海,考之漢史,通為西域,高昌迄于波斯,則其所也。自晉、宋以還,雖有時而至,論其風土,甚未能詳。今略備西域諸國,編之於次雲。

  高昌國,初闞氏為主,其後為河西王沮渠茂虔弟無諱襲破之。其王闞爽奔於蠕蠕。無諱據之稱王,一世而滅于魏。其國人又推曲氏為王,名嘉,魏授為車騎將軍、司空公、都督秦州諸軍事、秦州刺史、金城郡公。在位二十四年卒,國諡曰昭武王。子子堅,子堅嗣位,魏授使持節、驃騎大將軍、散騎常侍、都督瓜州刺史、西平郡公、開府儀同三司、高昌王。

  其國蓋車師之故地,南接河南,東近敦煌,西次龜茲,北鄰敕勒。置四十六鎮,交河田地高寧臨川橫截柳婆洿林新興由甯始昌篤進白力等鎮。官有四鎮將軍,及置雜號將軍、長史、司馬、門下校郎、中兵校郎、通事舍人、通事令史、諮議、諫議、校尉、主簿。國人言語與華略同。有五經、歷代史、諸子集。面貌類高麗,辮發垂之於背。著長身小袖袍、縵襠褲。女子頭髮,辮而不垂,著錦纈纓絡環釧。昏姻有六禮。其地高燥,築土為城,架木為屋,土覆其上。寒暑與益州相似,備植九穀,人多噉面及牛羊肉。出良馬、蒲桃酒、石鹽。多草木,有草實如繭,繭中絲如細纑,名曰白疊子,國人取織以為布。布甚軟白,交市用焉。有朝烏者,旦旦集王殿前,為行列,不畏人,日出然後散去。

  梁大同中,子堅遣使獻鳴鹽枕、蒲桃、良馬、氍獀等物。

  滑國者,車師之別種也。漢永建元年,八滑從班勇擊北虜有功,勇上八滑為後部親漢侯。自魏、晉以來,不通中國。至梁天監十五年,其王厭帶夷栗陀始遣使獻方物。普通元年,遣使獻黃師子、白貂裘、波斯錦等物。七年,又奉表貢獻。

  魏之居代都,滑猶為小國,屬蠕蠕。後稍強大,征其旁國波斯、渴盤陀、罽賓、焉耆、龜茲、疏勒、姑墨、于闐、句般等國,開地千餘堙C土地溫暖,多山川,少樹木,有五穀。國人以面及羊肉為糧。其獸有師子、兩腳駱駝,野驢有角。人皆善騎射,著小袖長身袍,用金玉為帶。女人被裘,頭上刻木為角,長六尺,以金銀飾之。少女子,兄弟共妻。無城郭,氈屋為居,東向開戶。其王坐金床,隨太歲轉,與妻並坐接客。無文字,以木為契。與旁國通,則使旁國胡為胡書,羊皮為紙。無職官。事天神、火神,每日則出戶祀神而後食。其跪一拜而止。葬以木為槨。父母死,其子截一耳,葬訖即吉。其言語待河南人譯然後通。

  呵跋檀、周古柯、胡密丹等國,並滑旁小國也。凡滑旁之國,衣服容貌皆與滑同。普通元年,使使隨滑使來貢獻方物。

  白題國王姓支名史稽毅,其先蓋匈奴之別種胡也。漢灌嬰與匈奴戰,斬白題騎一人是也。在滑國東,去滑六日行,西極波斯。土地出粟、麥、瓜果,食物略與滑同。普通三年,遣使獻方物。

  龜茲者,西域之舊國也。自晉度江不通,至梁普通二年,王尼瑞摩珠那勝遣使奉表貢獻。

  於闐者,西域之舊國也。梁天監九年,始通江左,遣使獻方物。十三年,又獻波羅婆步鄣。十八年,又獻琉璃罌。大同七年,又獻外國刻玉佛。

  渴盤陀國,於闐西小國也。西鄰滑國,南接罽賓國,北連沙勒。國都在山谷中,城周回十餘堙C國有十二城,風俗與於闐相類。衣古貝布,著長身小袖袍、小口褲。地宜小麥,資以為糧。多牛馬駱駝羊等。出好氈。王姓葛沙氏,梁中大同元年,始通江左,遣獻方物。

  末國,漢世且末國也。勝兵萬餘戶。北與丁零、東與白題、西與波斯接。土人剪發,著氊帽、小袖衣,為衫則開頸而縫前。多牛羊騾驢。其王安末深盤,梁普通五年,始通江左,遣使來貢獻。

  波斯國,其先有波斯匿王者,子孫以王父字為氏,因為國號。國有城周回三十二堙A城高四丈,皆有樓觀。城內屋宇數百千間,城外佛寺二三百所。西去城十五埵酗g山,山非過高,其勢連接甚遠。中有鷲鳥噉羊,土人極以為患。國中有優缽曇花,鮮華可愛。出龍駒馬。咸池生珊瑚樹,長一二尺。亦有武魄、馬腦、真珠、玫瑰等,國內不以為珍。市買用金銀。昏姻法,下娉財訖,女婿將數十人迎婦。婿著金線錦袍、師子錦褲,戴天冠。婦亦如之。婦兄弟便來捉手付度,夫婦之禮,于茲永畢。國東與滑國、西及南俱與娑羅門國、北與泛栗國接。梁中大通二年,始通江左,遣使獻佛牙。

  北狄種類實繁,蠕蠕為族,蓋匈奴之別種也。魏自南遷,因擅其故地。無城郭,隨水草畜牧,以穹廬居。辮發,衣錦小袖袍、小口褲、深雍韡。其地苦寒,七月流澌亙河。

  宋升明中,遣王洪範使焉,引之共謀魏。齊建元三年,洪範始至。是歲通使,求並力攻魏。其相國刑基只羅回表,言「京房讖雲:'卯金卒,草肅應王。'曆觀圖緯,代宋者齊。」又獻師子皮褲褶。其國後稍侵弱,永明中,為丁零所破,更為小國而南移其居。梁天監十四年,遣使獻馬、貂裘。普通元年,又遣使獻方物。是後數歲一至焉。大同七年,又獻馬一匹,金一斤。

  其國能以術祭天而致風雪,前對皎日,後則泥潦橫流,故其戰敗莫能追及。或於中夏為之,則不能雨,問其故,蓋以暖雲。

  論曰:自晉氏南度,介居江左,北荒西裔,隔礙莫通。至於南徼東邊。界壤所接,洎宋元嘉撫運,爰命干戈,象浦之捷,威震冥海。於是鞮譯相系,無絕歲時。以洎齊、梁,職貢有序。及侯景之亂,邊鄙日蹙。陳氏基命,衰微已甚,救首救尾,身其幾何。故西贐南琛,無聞竹素,豈所謂有德則來,無道則去者也。

 

南史總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