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

南史总目

卷三十九

列传第二十九

殷孝祖刘勉

  孝祖少诞节,好酒色,有气干。宋孝武时,以军功仕至积射将军。前废帝景和元年,爲兖州刺史。

  明帝初即位,四方反叛,孝祖外甥司徒参军潁川荀僧韶建议衔命征孝祖入朝,上遣之。时徐州刺史薛安都遣薛索儿等屯据津径,僧韶间行得至,说孝祖曰:「景和凶狂,开辟未有,朝野忧危,假命漏刻。主上曾不浃辰,夷凶翦暴。国乱朝危,宜立长主,公卿百辟,人无异议。而群迷相扇,构造无端,贪利幼弱,竞怀希幸。舅少有立功之志,长以气节成名,若能控济、河义勇,还奉朝廷,非唯匡主静乱,乃可以垂名竹帛。」孝祖即日弃妻子,率文武二千人随僧韶还都。时普天同逆,朝廷唯保丹阳一郡。孝祖忽至,衆力不少,人情于是大安。进孝祖号冠军将军、假节、督前锋诸军事。御仗先有诸葛亮筒袖铠、铁帽,二十五石弩射之不能入,上悉以赐孝祖。孝祖负其诚节,陵轹诸将。时贼据赭圻,孝祖将进攻之,与大将王玄谟别,悲不自胜,衆并骇怪。

  泰始二年三月三日,与贼合战,每战,常以鼓盖自随。军中人相谓曰:「殷统军可谓死将矣,今与贼交锋,而以羽仪自标显,若射者十手攒射,欲不毙得乎。」是日中流矢死。追赠建安县侯,諡曰忠。

  琰字敬瑉,孝祖族子也。父道鸾,宋衡阳王义季右军长史。

  琰少爲文帝所知,见遇与琅邪王景文相埒。前废帝永光元年,累迁黄门侍郎。出爲山阳王休佑右军长史、南梁郡太守。休佑入朝,琰乃行府州事。明帝泰始元年,以休佑爲荆州,会晋安王子勋反,即以琰爲豫州刺史。土人前右军参军杜叔宝等并劝琰同逆,琰素无部曲,无以自立,受制于叔宝。二年正月,帝遣辅国将军刘勉西讨之,筑长围,创攻道于东南角,并作大虾蟆车载土,牛皮蒙之,三百人推以塞堑。十二月,琰乃始降。时琰有疾,以板自舆,诸将帅面缚请罪,勉并抚宥之,无所诛戮。后除少府,加给事中,卒官。

  琰性和雅静素,寡嗜欲,谙前世旧事。事兄甚谨,少以名行见称。在寿阳被攻围积时,爲城内所怀附。扬州刺史王景文、征西将军蔡兴宗、司空褚彦回并相与友善。

  刘勉字伯猷,彭城安上里人也。祖怀义,父颖之,位并郡守。

  勉少有志节,兼好文义。家贫,仕宋,初爲广州增城令,稍迁郁林太守。大明初还都,徐州刺史刘道隆请爲甯朔司马。竟陵王诞据广陵爲逆,勉随道隆受沈庆之节度。事平,封金城县五等侯,除西阳王子尚抚军参军,入直合。先是,费沈伐陈檀不克,乃除勉龙骧将军、西江督护、郁林太守。勉既至,随宜翦定,大致名马,并献珊瑚连理树。上甚悦。前废帝即位,爲屯骑校尉,又入直阁。

  明帝即位,江州刺史晋安王子勋爲逆,四方回应,勉以本官领建平王景素辅国司马,进据梁山。会豫州刺史殷琰反叛,召勉还都,复兼山阳王休佑骠骑司马致讨。时琰婴城固守,自始春至于末冬,勉内攻外御,战无不捷。善抚将帅,以宽厚爲衆所依。将军王广之求勉所自乘马,诸将并忿广之贪冒,劝勉以法裁之。勉欢笑,即解马与广之。及琰请降,勉约令三军不得妄动,城内士庶感悦,咸曰来苏。

  还都,拜太子右卫率,封鄱阳县侯,迁右卫将军,行豫州刺史,加都督。后征拜散骑常侍、中领军。勉以世路纠纷,有怀止足,经始锺岭之南,以爲栖息。聚石蓄水,髣佛丘中,朝士雅素者多往游之。

  明帝临崩,顾命以爲守尚书右仆射、中领军。废帝即位,加兵五百人。元徽初,月犯右执法,太白犯上将,或劝勉解职。勉曰:「吾执心行己,无愧幽明;若才轻任重,灾眚必及,天道密微,避岂能免?」桂阳王休范爲乱,奄至建邺,加勉使持节、镇军将军,置佐,镇扞石头。既而贼衆屯朱雀航南,右军将军王道隆率宿卫向朱雀。闻贼已至,急信召勉,勉战败,死之。事平,赠司空,諡曰忠昭公。子悛。

  悛字士操,随父征竟陵王诞于广陵,以功拜驸马都尉。后爲桂阳王征北中兵参军,与齐武帝同直殿内,并爲宋明帝所亲待,由是与武帝款好。

  悛本名忱,宋明帝多忌,反语「刘忱」爲「临雠」,改名悛焉。

  齐武帝尝至悛宅,昼卧觉,悛自捧金澡罐受四升水以沃盥,因以与帝,前后所纳称此。

  后迁安远护军、武陵内史。郡南古江堤久废,悛修未毕,而江水忽至,百姓弃役奔走。悛亲率厉之,于是乃立。汉寿人邵荣兴六世同爨,悛表其门闾。悛强济有世调,善于流俗。蛮王田僮在山中,年垂百余岁,南谯王义宣爲荆州,僮出谒,至是又谒悛。明帝崩,表求奔赴。敕带郡还都,吏人送者数千万人。悛人人执手,系以涕泣,百姓感之,赠送甚厚。

  桂阳之难,加甯朔将军,助守石头。父勉于大航战死,悛时遇疾,扶伏路次,号哭求勉尸。勉尸顶后伤缺,悛割发补之。持丧墓侧,冬日不衣絮。齐高帝代勉爲领军,素与勉善,书譬悛殷勤抑勉。

  建平王景素反,高帝总衆。悛初免丧,高帝召悛及弟愃入省,欲使领支军。及见皆羸削改貌,乃止。霸业初建,悛先致诚节,沈攸之事起,加辅国将军。后爲广州刺史,袭爵鄱阳县侯。武帝自寻阳还,遇悛,欢宴敍旧,停十馀日乃下。遣文惠太子及竟陵王子良摄衣履,备父友之敬。

  齐受禅,国除,平西记室参军夏侯恭叔上书,以柳元景中兴功臣,刘勉殒身王事,宜存封爵。诏以与运隆替,不容复厝意也。初,苍梧废,高帝集议中华门,见悛谓曰:「君昨直邪?「悛曰:「仆昨正直,而之急在外。」至是,上谓悛曰:「功名之际,人所不忘,卿昔在中华门答我,何其欲谢世事?」悛曰:「臣世受宋恩,门荷齐眷,非常之勋,非臣所及,敢不以实仰答。」

  迁太子中庶子,领越骑校尉。时武帝在东宫,每幸悛坊,闲言至夕,赐屏风帷帐。武帝即位,改领前军将军。后拜司州刺史。悛父勉讨殷琰,平寿阳,无所犯害,百姓德之,爲罍樽、铜豆、锺各二口献之。

  迁长兼侍中。车驾数幸悛宅。宅盛修山池,造瓮牖。武帝着鹿皮冠,披悛菟皮衾,于牖中宴乐。以冠赐悛,至夜乃去。后从驾登蒋山,上数叹曰:「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顾谓悛曰:「此况卿也。世言富贵好改其素情,吾虽有四海,今日与卿尽布衣之适。」悛起拜谢。累迁始兴王前军长史、平蛮校尉、蜀郡太守,行益州府州事。

  初,高帝辅政,有意欲铸钱,以禅让之际,未及施行。建

  元四年,奉朝请孔觊上铸钱均货议,辞证甚博,其略以爲:食货相通,理势自然。李悝曰:「籴甚贵伤人,甚贱伤农。人伤则离散,农伤则国贫。甚贱与甚贵,其伤一也。」三吴国之关奥,比岁时被水潦,而籴不贵,是天下钱少,非谷穰贱,此不可不察也。铸钱之弊,在轻重屡变。重钱患难用,而难用爲累轻;轻钱弊盗铸,而盗铸爲祸深。人所盗铸,严法不禁者,由上铸钱惜铜爱工也。惜铜爱工,谓钱无用之器,以通交易,务欲令轻而数多,使省工而易成,不详虑其爲患也。

  自汉铸五铢至宋文帝,历五百馀年,制度世有废兴,而不变五铢钱者,明其轻重可法,得货之宜。以爲宜开置泉府,方牧贡金,大兴鎔铸。钱重五铢,一依汉法。若官铸已布于人,便严断翦凿,轻小破缺无周郭者,悉不得行。官钱细小者,称合铢两,销以爲大。利贫良之人,塞奸巧之路。钱货既均,远近若一,百姓乐业,市道无争,衣食滋殖矣。时议多以钱货轻转少,宜更广铸,重其铢两,以防人奸。高帝使诸州郡大市铜炭,会晏驾事寝。

  永明八年,悛啓武帝曰:「南广郡界蒙山下有城名蒙城,可二顷地,有烧炉四所,高一丈,广一丈五尺。从蒙城度水南百许步,平地掘土深二尺,得铜。又有古掘铜坑深二丈,并居宅处犹存。邓通南安人,汉文帝赐通严道县铜山铸钱。今蒙山近在青衣水南,青衣左侧并是故秦之严道地。青衣县,文帝改名汉嘉。且蒙山去南安二百里,案此必是通所铸处。近唤蒙山獠出,云'甚可经略'。此议若立,润利无极。并献蒙山铜一片,又铜石一片,平州铸铁刀一口。」上从之。遣使入蜀铸钱,得千余万,功费多乃止。

  悛仍代始兴王鉴爲益州刺史、监益甯二州诸军事。悛既藉旧恩,尤能承迎权贵,宾客闺房,供费奢广。罢广、司二州,倾资贡献,家无留储。在蜀作金浴盆,余金物称是。罢任以本号还都,欲献之,而武帝晏驾。郁林新立,悛奉献减少。郁林知之,讽有司收悛付廷尉,将加诛戮。明帝啓救之,见原,禁锢终身。虽见废黜,而宾客日至。

  海陵即位,以白衣除兼左户尚书,寻除正。明帝立,加领骁骑将军,复故官驸马都尉。悛历朝见恩遇,高帝爲鄱阳王锵纳悛妹爲妃。明帝又爲晋安王宝义纳悛女爲妃。自此连姻帝室。

  王敬则反,悛出守琅邪城,转五兵尚书。悛兄弟以父死朱雀航,终身不行此路。明帝崩,东昏即位,改授散骑常侍,领骁骑将军,尚书如故。卫送山陵,路经朱雀航感恸,至曲阿而卒。赠太常,常侍、都尉如故。諡曰敬子。

  子孺字季幼,幼聪敏,七岁能属文。年十四居丧,毁瘠骨立,宗党咸异之。叔父瑱爲义兴郡,携以之官,常置坐侧,谓宾客曰:「此吾家明珠也。」及长,美风采,性通和,虽家人不见其喜愠。本州召迎主簿。起家中军法曹行参军,时镇军沈约闻其名,引爲主簿,恒与游宴赋诗,大爲约所嗟赏。累迁太子中舍人。

  孺少好文章,性又敏速,尝在御坐爲李赋,受诏便成,文不加点。梁武帝甚称赏之。后侍宴寿光殿,诏群臣赋诗。时孺与张率并醉,未及成。帝取孺手板题戏之曰:「张率东南美,刘孺洛阳才,揽笔便应就,何事久迟回。」其见亲爱如此。

  迁中书郎,兼中书通事舍人。历太子中庶子,尚书吏部郎。累迁散骑常侍,左户尚书。大同五年,守吏部尚书。出爲晋陵太守,在郡和理,爲吏人所称。入爲侍中。后复爲吏部尚书。母忧,以毁卒,諡曰孝子。

  孺少与从兄苞、孝绰齐名,苞早卒,孝绰数坐免黜,位并不高,唯孺贵显。有文集二十卷。孺弟览。

  览字孝智,十六通老、易,位中书郎。以所生母忧,庐于墓,再期不尝盐酪,食麦粥而已。隆冬止着单布衣,家人虑不胜丧,中夜窃置炭于床下,览因暖得寐。及觉知之,号恸欧血。梁武帝闻其至性,数使省视。

  服阕,除尚书左丞。性聪敏,尚书令史七百人,一见并记名姓。当官清正无所私。从兄吏部郎孝绰,在职颇通赃货,览劾奏免官。孝绰怨之,常谓人曰:「犬噬行路,览噬家人。」出爲始兴内史,居郡尤励清节。复爲左丞,卒官。览弟遵。

  遵字孝陵,少清雅有学行,工属文。爲晋安王纲宣惠、云麾二府记室,甚见宾礼。王立爲皇太子,仍除中庶子。遵自随蕃及在东宫,以旧恩偏蒙宠遇,时辈莫及。卒官,皇太子深悼惜之,与遵从兄阳羡令孝仪令曰:「贤从弟中庶奄至殒逝,痛可言乎。其孝友淳深,立身贞固,内含玉润,外表澜清,言行相符,终始如一。文史该富,琬琰爲心,辞章博赡,玄黄成采。既以鸣谦表性,又以难进自居。吾昔在汉南,连翩书记;及忝朱方,从容坐首。鷁舟乍动,朱鹭徐鸣,未尝一日而不追随,一时而不会遇。益者三友,此实其人。及弘道下邑,未申善政,而能使人结去思,野多驯翟,此亦威凤一羽,足以验其五德。」其见爱赏如此。

  苞字孝尝,一字孟尝,悛弟子也。父愃,位太子中庶子。

  苞三岁而孤,至六七岁,见诸父常泣。时伯叔父悛、绘等并显贵,其母谓其畏惮,怒之。苞曰:「早孤不及有识,闻诸父多相似,故心中悲耳。」因而歔欷,母亦悲恸。初,苞父母及两兄相继亡殁,悉假瘗焉。苞年十六,始移墓所,经营改葬,不资诸父。奉君母朱夫人及所生陈氏并扇席温枕,叔父绘常叹伏之。少好学,能属文,家有旧书,例皆残蠹,手自编缉,筐箧盈满。梁初,以临川王妃弟,故自征虏主簿迁右军功曹,累迁太子洗马,掌书记,侍讲寿光殿。及从兄孝绰等并以文藻见知,多预宴坐。受诏咏天泉池荷及采菱调,下笔即成。

  天监十年卒,临终呼友人南阳刘之遴托以丧事从俭。苞居官有能名,性和直,与人交,面折其非,退称其美,士友咸以此叹惜之。

  绘字士章,愃弟也。初爲齐高帝行参军,帝叹曰:「刘公爲不亡也。」及豫章王嶷镇江陵,绘爲镇西外兵参军,以文义见礼。时琅邪王诩爲功曹,以吏能自进,嶷谓僚佐曰:「吾虽不能得应嗣陈蕃,然合下自有二骥也。」

  性通悟,出爲南康相,郡人有姓赖,所居名秽里,刺谒绘,绘戏嘲之曰:「君有何秽,而居秽里?」此人应声曰:「未审孔丘何阙,而居阙里。」绘默然不答,亦无忤意,叹其辩速。

  后历位中书郎,掌诏诰。敕助国子祭酒何胤撰修礼仪。永明末,都下人士盛爲文章谈义,皆凑竟陵西邸,绘爲后进领袖。时张融以言辞辩捷,周顒弥爲清绮,而绘音采赡丽,雅有风则。时人爲之语曰:「三人共宅夹清漳,张南周北刘中央。」言其处二人间也。

  鱼复侯子响诛后,豫章王嶷欲求葬之,召绘爲表言其事,绘须臾便成。嶷叹曰:「禰衡何以过此。」唯足八字云:「提携鞠养,俯见成人。」后魏使至,绘以辞辩被敕接使。事毕,当撰语辞。绘谓人曰:「无论润色未易,但得我语亦难矣。」

  隆昌中,兄悛坐事将见诛,绘伏阙请代兄死,明帝辅政,救之,乃免死。明帝即位,爲太子中庶子。安陆王宝晊爲湘州,以绘爲冠军长史、长沙内史,行湘州事。宝晊妃,悛女也。宝晊爱其侍婢,绘夺取,具以啓闻,宝晊以爲恨,与绘不协。遭母丧去官,有至性。服阕,爲晋安王征北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

  及梁武起兵,朝廷以绘爲雍州刺史,固让不就。衆以朝廷昏乱,爲之寒心。绘终不受,乃改用张欣泰。转绘建安王车骑长史,行府国事。

  及东昏见杀,城内遣绘及国子博士范云等齎其首诣梁武帝于石头。转大司马从事中郎,卒。子孝绰。

  孝绰字孝绰,本名冉。幼聪敏,七岁能属文。舅齐中书郎王融深赏异之,与同载以适亲友,号曰神童。融每曰:「天下文章若无我,当归阿士。」阿士即孝绰小字也。父绘,齐时掌诏诰,孝绰时年十四,绘常使代草之。父党沈约、任昉、范云等闻其名,命驾造焉,昉尤相赏好。范云年长绘十馀岁,其子孝才与孝绰年并十四五。及云遇孝绰,便申伯季,乃命孝才拜之。兼善草隶,自以书似父,乃变爲别体。

  梁天监初,起家着作佐郎,爲归沐诗赠任昉,昉报曰:「彼美洛阳子,投我怀秋作,讵慰耋嗟人,徒深老夫托。直史兼褒贬,辖司专疾恶,九折多美疹,匪报庶良药。」其爲名流所重如此。

  后迁兼尚书水部郎,奉啓陈谢。手敕答曰:「美锦未可便制,簿领亦宜稍习。」顷之即真。武帝时因宴幸,令沈约、任昉等言志赋诗,孝绰亦见引。尝侍宴,于坐作诗七首,武帝览其文,篇篇嗟赏,由是朝野改观。累迁秘书丞。武帝谓舍人周舍云:「第一官当知用第一人。」故以孝绰居此职。

  后爲太子仆,掌东宫管记。时昭明太子好士爱文,孝绰与陈郡殷芸、吴郡陆倕、琅邪王筠、彭城到洽等同见礼。太子起乐贤堂,乃使先图孝绰。太子文章,群才咸欲撰录,太子独使孝绰集而序之。迁兼廷尉卿。

  初,孝绰与到溉兄弟甚狎,溉少孤,宅近僧寺,孝绰往溉许,适见黄卧具,孝绰谓僧物色也,抚手笑。溉知其旨,奋拳击之,伤口而去。又与洽同游东宫,孝绰自以才优于洽,每于宴坐嗤鄙其文,洽深衔之。及孝绰爲廷尉,携妾入廷尉,其母犹停私宅。洽寻爲御史中丞,遣令史劾奏之,云「携少妹于华省,弃老母于下宅。」武帝爲隐其恶,改妹字爲姝。孝绰坐免官。诸弟时随蕃皆在荆、雍,乃与书论共洽不平者十事,其辞皆诉到氏。又写别本封至东宫,昭明太子命焚之,不开视。

  孝绰免职后,武帝数使仆射徐勉宣旨慰抚之,每朝宴常预焉。及武帝爲籍田诗,又使勉先示孝绰。时奉诏作者数十人,帝以孝绰诗工,即日起爲西中郎湘东王谘议参军。迁黄门侍郎、尚书吏部郎,坐受人绢一束,爲饷者所讼,左迁信威临贺王长史。晚年忽忽不得志,后爲秘书监。

  初,孝绰居母忧,冬月饮冷水,因得冷癖,以大同五年卒官,年五十九。

  孝绰少有盛名,而仗气负才,多所陵忽。有不合意,极言诋訾。领军臧盾、太府卿沈僧畟等并被时遇,孝绰尤轻之。每于朝集会同,处公卿间无所与语,反呼驺卒访道途间事,由此多忤于物,前后五免。孝绰辞藻爲后进所宗,时重其文,每作一篇,朝成暮遍,好事者咸诵传写,流闻河朔,亭苑柱壁莫不题之。文集数十万言,行于时。兄弟及群从子侄当时有七十人,并能属文,近古未之有也。

  其三妹,一适琅邪王叔英,一适吴郡张嵊,一适东海徐悱,并有才学。悱妻文尤清拔,所谓刘三娘者也。悱爲晋安郡卒,丧还建邺,妻爲祭文,辞甚凄怆。悱父勉本欲爲哀辞,及见此文,乃阁笔。

  孝绰子谅字求信,小名春。少好学,有文才,尤悉晋代故事,时人号曰「皮里晋书」。位中书宣城王记室,爲湘东王所善。王尝游江滨,叹秋望之美。谅对曰:「今日可谓'帝子降于北渚'。」王有目疾,以爲刺己。应曰:「卿言'目眇眇以愁予'邪?」从此嫌之。

  孝绰弟潜字孝仪,幼孤,与诸兄弟相勖以学,并工属文。孝绰尝云「三笔六诗」,三即孝仪,六谓孝威也。

  举秀才,累迁尚书殿中郎。敕令制雍州平等寺金像碑,文甚宏丽。晋安王纲镇襄阳,引爲安北功曹史。及王爲皇太子,仍补洗马,迁中舍人。出爲阳羡令,甚有称绩。后爲中书郎,以公事左迁安西谘议参军,兼散骑常侍。使魏还,除中书郎。累迁尚书左丞,长兼御史中丞。在职多所弹纠,无所顾望,当时称之。出爲临海太守。时政网疏阔,百姓多不遵禁。孝仪下车,宣下条制,励精绥抚,境内翕然,风俗大变。入迁都官尚书。太清元年,出爲豫章内史。侯景寇建邺,孝仪遣子励帅郡兵三千,随前衡州刺史韦粲入援。及宫城不守,孝仪爲前历阳太守庄铁所逼,失郡,卒。

  孝仪爲人宽厚,内行尤笃。第二兄孝熊早卒,孝仪奉寡嫂甚谨,家内巨细必先谘决,与妻子朝夕供事,未尝失礼,时人以此称之。有文集二十卷行于世。

  第五弟孝胜,位尚书右丞、兼散骑常侍。聘魏还,爲安西武陵王纪长史、蜀郡太守。纪僭号于蜀,以爲尚书仆射。随纪出峡口,兵败被执。元帝宥之,以爲司徒右长史。

  第六弟孝威,气调爽逸,风仪俊举。初爲安北晋安王法曹,后爲太子洗马,中舍人,庶子,率更令,并掌管记。大同中,白雀集东宫,孝威上颂甚美。太清中,迁中庶子,兼通事舍人。及侯景寇乱,随司州刺史柳仲礼至安陆,卒。

  第七弟孝先,位武陵王主簿,与兄孝胜俱随纪军出峡口。

  兵败,元帝以爲黄门郎,迁侍中。

  瑱字士温,绘弟也。少有行业,文藻、篆隶、丹青并爲当世所称。时有荥阳毛惠远善画马,瑱善画妇人,并爲当世第一。瑱妹爲齐鄱阳王妃,伉俪甚笃。王爲齐明帝所诛,妃追伤遂成痼疾,医所不疗。有陈郡殷蒨善写人面,与真不别,瑱令蒨画王形像,并图王平生所宠姬共照镜状,如欲偶寝。瑱乃密使媪奶示妃,妃视画仍唾之,因骂云「故宜其早死」。于是恩情即歇,病亦除差。此姬亦被废苦,因即以此画焚之。

  瑱仕齐,历尚书吏部郎,义兴太守。先绘卒。

  论曰:当泰始之际,二殷去就不同,原始要终,各以名节自立。孝祖翫敌而亡,盖其宜也。刘勉出征久抚,所在流誉,行己之节,赴蹈爲期,虽古之忠烈,亦何以加此。悛至性过人,绘辞义克举,诸子各擅雕龙,当年方驾,文采之盛,殆难继乎。孝绰中冓爲尤,可谓人而无仪者矣。

 

南史总目

技術指導:王敏、姚巍峰、朱冬平;網路援助:常州資訊港;網頁製作:雍自然、雍自由等;
專業 888@xysa.net 郵局